TXT下载

第303章 持强凌弱@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大军在阳武城修整了一日之后,卫峥统领十五万步骑军团浩浩荡荡兵出阳武城,直奔西面韩国地界而去,当大军挺进韩国修鱼之地时,消息已经传入了韩王的耳朵里。

    韩王得知卫国国君亲自统帅十五万精锐大军毫无征兆的侵入韩国境内,一时间面色惊骇巨变,卫峥并没有任何宣告,直接带着大军奔袭而来,入韩国腹地如入无人之境一般。

    第二日,大军便来到了韩国都城之下。

    这是第二次了,上一次是卫国的一支铁骑军团浩浩荡荡的从韩国都城新郑城外奔袭南下与秦军大战。

    他国大军入本国腹地一片坦途,这是国之耻辱,奈何形势比人强,韩王对于卫国如此霸道的行为也无可奈何,此次他本以为卫峥是要南下与楚国开战,却万万没有想到十数万大军从修鱼南下之后却兵临王城之下。

    这是要攻打王城?

    此时此刻,新郑城外,十几万大军浩浩荡荡陈境在都城门外,为首的五万铁骑部队整齐并列,仿佛望不到尽头一般,骑兵之后便是十万步卒战阵,如此姿态,整个新郑看到这样一支精锐部队,一支战胜过秦军的部队兵临城下,韩国上下一片如临大敌。

    十五万大军阵前有一个巨大的遮阳伞,一案席,案上摆满了美酒美肉,戎装在身的卫峥慵懒的斜坐着,惬意的喝上了一樽,他远眺这新郑城外,看着城上的韩军士卒,隔着大老远仿佛也能闻到他们如临大敌的气息一般。

    这种感觉让他倍感愉悦,卫峥不由舒畅的无声而笑,旋即抬手一挥,便见战阵前一单骑奔袭而出,直奔新郑城下而去,城楼之上的守将看到这一幕不由得瞳孔微缩,旋即低吼道:“所有弓箭手都给我听好了,弩矢引而不发,引而不发,都挺清楚了吗?”

    这韩国守将生怕自己的兵士失手射出一箭吧对方个射下马,那可就完了。

    卫国,是韩国万万不能得罪的。

    “来者何人?”城楼之上的守将见这单骑停在了城楼之下,便扯开大嗓门厚道。

    战马上的兵士立刻回应:“我家大王让我把话转告韩王:寡人仰慕韩王已久,今意欲一睹韩王真容,不知韩王可否赏脸?”

    城楼之上的守将看到这一单骑撂下这么一句话便回到了战阵中,他没有多想旋即道:“来人,速将此事禀报大王定夺!”

    新郑王宫。

    大殿之上,韩王当即从王座上站起,看着来报的兵士:“你说什么?卫王此话何意?”说着,韩王又看向了一众臣子:“卫王这是何意?”

    “启奏我王,卫王此意怕是想要我王出城与之一见。”一个臣子出列拱手,低着头说道。

    韩王旋即怒不可止:“废话,寡人问的是卫王此举意欲何为?他国之师入我国境一片坦途,更已兵临城下,丧权辱国啊,韩国无人了?”盛怒的韩王看到一众臣工无不低头不语,怒意之中更是无力之感油然而生。

    半个时辰后,王城之外的卫峥遥看城门,这时,紧闭的新郑北城城门忽然大开,便见一辆驾五王车从城中驶出,身后紧随着一支韩国的侍卫。

    王车之内坐着的正是韩王。

    “来了啊。”卫峥笑着自言自语,慵懒斜坐着的姿势始终不改,没过多久,韩王的王车便来到了大军阵前,看到卫国列阵的大军,数万甲士的目光莫不锐气逼人,韩王尽管在竭力掩饰,但内心倍感惊恐确是未曾消散。如此王师兵临城下,韩国不可敌之、无可挡之、不能拒之啊。

    战阵前的一顶硕大的遮阳伞立刻映入韩王眼里,他一眼便看到了卫峥。韩王并不陌生,当年卫峥太行称王,他便为其驭。

    看到此刻卫峥的坐姿,那种居高临下和盛气凌人的姿态尽显无余,此情此景,韩王心中唯有苦笑,悠悠长叹一身便下了王车,不急不缓的走来:“不知卫王大驾光临,本王有失远迎了。”

    卫峥见状保持着一动不动,朗声说道:“数年未见,韩王还是那么老当益壮,别来无恙啊,呵呵……来人,为韩王看座!”

    几个甲士顿时抬着座椅与蒲团放在了卫峥案前对面,韩王犹豫了片刻,在卫峥的注视下终是进入遮阳伞内,在其跟前对望而作。

    良久,卫峥长笑一声,看了眼身后的大军又回见韩王:“这些便是我卫国精锐之师,韩王以为如何?”

    韩王不由得的看向了卫峥身后十五万步骑军团,一个个甲胄披身,皆目光如炬,更有前阵三弓床弩杀气凛然,看得韩王心神巨震,便闻干巴巴的一声附和:“不愧是胜秦之师,威武之师,天下罕见之骁锐也。”

    韩王心中却是感慨万千,要是韩国有这么一支强大的精锐军队,何至于会被四周强敌环伺而战战兢兢?

    卫峥又问道:“本王即将伐楚,韩王以为或楚军胜,或卫军胜乎?”

    韩王想也行没想,直接答:“卫有如此王师,定大胜楚兵也。”

    “说的好,韩王说的好啊。”卫峥斜做着的姿势旋即换了换,自顾自的倒上一樽酒水喝上,这才看向了始终席地正襟危坐的韩王,“韩王对本王帐下之师能有如此信心,好!此番伐楚,韩国也来吧!”

    “什么?”韩王以为是不是听错的,看着卫峥此刻的模样似乎刚刚是酒劲后话,不料卫峥又道:“韩国与我一同伐楚,如何?”

    “这个……”韩王为难的说道:“韩国已了无兵卒可战了,怕是……”

    “韩国能战!”卫峥那双炯炯有神的目光注视着韩王,缓缓的说道:“韩国若不能战,寡人顺带便先灭了韩国,再伐楚国。”

    “你!”韩王当场惊声从座而起,颤抖着指着卫峥确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卫国从来不亏待盟友,韩国若出倾国之兵,唯我马首,伐楚大胜之后,韩王尽可拿走楚国所占韩国所有疆土,寡人许诺将楚国大半个南阳郡给韩国,如何?”卫峥笑意使然的说道。说着忽然负案前倾着身子面对韩王只有咫尺之遥:“韩王,不想国灭,就不要再给韩国树立一个新敌人。”

    “韩王要三思啊,秦楚之流皆有欺韩辱国之先例,唯有卫国反被韩国欺骗,本王并不在意陈年往事,亦且愿助韩以图强,是为济弱扶倾也……韩王一输再输皆步卒导演,但一定要赢最后一次,笑到最后才笑得最好,韩王慎行。”末了,卫峥倒满一樽酒水高举邀樽,长笑一声便是一饮而尽,至于对案的韩王,哪有什么心思喝酒,此刻卫峥不再多言,韩王知道,若是不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身后的十数万大军矛头定会急转而遥指新郑,那时韩国就真的亡了!

    卫峥当然不敢公然灭韩,但他料定韩王胆小如鼠,定会屈服于威压孩子下,卫国就是不加掩饰的持强凌弱,韩王的内心唯有苦笑,这天下战国果然个个都是同一嘴脸,秦国是了、楚国是了、齐国是了、卫国也是了,什么济弱扶倾?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皆无一不是持强凌弱!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