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98章 大争之世,何来义战?@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群臣一听皆面色微变,居辛凝重的说道:“王上的意思是,楚国意欲伐我?可即便如此,楚国也师出无名啊,卫国也不再是他楚国想捏就能捏的!”

    卫峥嘿然笑道:“人家要揍你,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楚王伐的好,楚国不谋江东,必危矣。”这让群臣匪夷所思了,怎么王上还在赞扬楚国呢?

    卫峥并没有解释其中奥妙,而是环视群臣:“谁来说说这些年,寡人治下民情如何?”

    “启奏我王!”百司长景玱立刻出列,面朝卫峥拱手:“自我大卫与秦阳山之战以来,我王改弦更张,休武以兴文治,与民休养。近些年来卫国国力蒸蒸日上,国泰民安,人口达三百万有余,库府也都是满的。”

    “是吗?具体说说。”卫峥看向了景玱,后者拱手继续道:“前些时日,微臣前去黎仓口巡视,在黎仓的粮食那是堆积如山了啊,一层压过一层,那最底下的一层如若再不吃就快要发霉了,微臣还寻思着那这些陈放已久粮食运到赵国去换些人口以服劳役修驿站,再说国库历年收上来的铜钱,就是个人所得税和商税,也都在库府里堆积的满满的,旧的没有花完新的又堆上去了,数年如此,时间一长那串钱的绳子皆已霉烂,铜钱是散的满地都是。”

    “好!”卫峥一声道“好”响彻殿宇,所有人都看向了国君,后者站在大殿之上俯瞰群臣:“强敌犯境,楚王以为我卫国是魏国,四五年了,寡人正愁麾下大军无用武之地,正愁库府钱粮无处可花啊,楚王这就热切的来送枕头了……”

    此话一出让殿内的武将们个个迸发精光,终于要打仗了吗,听王上的意思,这是要与楚国开战了啊。不打仗就没有功劳,没有功劳就不得晋升,加官进爵,封侯拜将,对于在座的所有将领们来说,此时此刻无疑是激动人心的。

    一位将领出列拱手而道:“卫国的将士们枕戈待旦四五年,等的就是这一刻,我等愿为我王开疆拓土!”接着,孟贲扯着嗓门低吼:“王上指哪儿,我孟贲第一个杀过去!”

    卫峥的目光落在了孟贲等武将身上,“常言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在便是用你们的时候到了!寡人诏,整备三军,战楚!”

    ……

    与此同时,楚国,郢都。

    屈原火急火燎的来到了王宫求见楚怀王:“王上,卫国近些年来家底不露,贸然对其用兵实属不智啊,便是齐国也不敢轻举妄动,遑论三晋赵卫两国互为铁盟,赵国岂……”

    楚怀王当即打断对方的话:“芈原,寡人的话岂能朝令夕改?再说了,我楚军十万步卒已经开拨昭关,水师也已经与彭蠡扎寨,岂有罢兵之理?”

    “可是王上,楚卫两国素无恩怨,伐之师出而无名,失道也,而失道寡助啊,望王上三思后行!”芈原跪在了楚怀王面前,一副死谏的模样。

    楚怀王不为所动:“大争之世,何来义战?芈爱卿,你可知寡人为何此次独断伐卫?”

    屈原不解,如是道:“臣不知!”

    楚怀王忽然叹息的说道:“实非寡人无事而生刀兵啊,更不是寡人刻意要与卫国交恶,芈爱卿所言寡人何尝不知?卫国家底不露,一度力挫秦军,斩敌十万,寡人也不想招惹卫国,然楚国兴亡决于此战,实则不得不交恶!”

    屈原立即抬头看向楚王:“王上何意?楚国兴亡为何会决于卫国?”

    “江东——!”楚怀王言简意赅的说。

    “江东?”

    “不错!”楚怀王点点头,流露无比担忧之色而道:“卫武安君白起在江东一郡画地为牢,苦心经营十数年,芈爱卿有所不知,这白起好生了得,只用了十数年时间,把江东一郡从一个瘴气漫溢的荒蛮之地经营的丝毫不下于我大楚最富庶的江汉之地,据情报,江东一郡非但得以自力更生,中原卫国已在两年前便终止对江东输血,更在两年前就开始源源不断的将盛产粮食输送中原、反哺中原卫国!”

    说道这里的时候,楚怀王不由得露出了贪婪之色:“一个初期被卫国占领的不毛之地,还需要中原卫国为其输送粮草,到今日已成反哺中原卫国的粮仓。”

    说着,楚怀王便看向了屈原,又道:“芈爱卿可知江东一郡的粮食便可供应五十万大军,楚国若能吞并江东,非但得以拔除这个在楚国咽喉扎根已久的荆棘,得到江东一郡这个大粮仓亦可填补楚国失汉中六郡之伤。哎,寡人失悔啊,悔不该当初不听陈轸先生之言,与秦结盟伐齐卫,否则江东非但已经是寡人囊中之物,楚国也得制控北境,更不会出现与秦交恶而亡汉中六郡。”

    “可是王上,楚国目下有足以迎接与卫国大战的国力吗?”芈原忧心忡忡的说道。

    “与秦之战,楚国虽失利惨败,但我大楚七百年底蕴尚在,加之这四五年积极整军备战,与卫伐战,绰绰有余。”楚怀王信心满满的说道,旋即又嘿然一笑的补充:“大争之世啊,芈原。与秦之战,寡人虽然惨败,却也从中悟出了一个道理。”

    说着楚怀王看向了好奇的芈原,沉默了许久便悠悠起身漫步,楚王负手而立,仰望悬梁:“道理便是,昔日之敌可为今日之友,今日之友亦可成来日之敌。”

    “王上此言颇有深意。”屈原说道,不禁开始揣摩。

    “呵呵……”楚怀王悠悠的看向了他:“知道寡人为何要偏偏在此时选择对卫国用兵,而非两年前吗?”屈原摇头以示,楚怀王笑了笑继续说道:“秦国已平‘季君之乱’,叛乱者季君嬴壮及其党羽皆已被魏冉全部诛灭,秦国新王未及行冠,而今秦国实际上乃是外戚秦宣太后芈八子掌权,宣太后和魏冉可是都我楚人呐,当年要不是张仪那厮,芈八子说不定已是寡人后宫的一员嫔妃。”

    听楚怀王此论,屈原大致已经聊到了他的想法,不由得瞪大了目光,惊骇道:“王上莫非欲再与秦国结盟?”

    楚怀王看到他的表情也料到了对方的想法,顿时面色不喜的说道:“芈爱卿,寡人知你对秦国有怨,恨不得马上杀入秦国、攻破咸阳,这也是寡人之所愿。然目下楚国绝非强秦敌首,打不过就得隐忍呐,寡人也要效仿越王勾践,卧薪尝胆,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说罢,楚怀王在看向欲言又止的屈原:“卫王有句话说的好,敌者之敌,我之友也。阳山大战令秦国折戟,十万秦军死在他卫王手里,两国从此结怨,卫国便是楚秦之敌。而今秦国因嬴荡那小子而惹得天下众怒,此时秦国继续摆脱被孤立之险,寡人要与秦国结盟,秦国那是求之不得。”

    “连秦国都折戟于卫国之手,楚国能敌吗?”芈原却如是而说。不料楚怀王不以为意:“芈爱卿,寡人在你们这些臣子里就是那么不懂兵家之道?不察军情?”

    “臣并非此意。”屈原连忙拱手摇头。

    楚怀王之所以被追谥为怀王便是一个性格很好的王,几乎没有滥杀过朝中重臣,屈原也了解楚怀王的秉性,知道顶多嘴上骂一骂,并不会责怪他。

    楚王面露十足信心:“阳山大战虽秦国败了,确是败在了卫国骑兵之上,骑兵之强已见端倪,可骑兵再强,在我大楚境内确是无从施展,芈爱卿以,为寡人说的对不对?”

    “这……”屈原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反驳,自从阳山大战之后,骑兵战法为天下侧目,楚国也开始研究骑兵,一度想要组建楚国的骑兵,然而发现楚国并不合适骑兵作战,因为楚国的南方不利于骑兵奔驰运动作战,最终,楚国暂时放弃了组建骑兵的想法。

    楚王能知道骑兵不利在楚国境内作战看来也不无道理,与秦之战的失利对王上的影响很大啊,屈原不禁心中一喜,我王终于醒悟,要一心图强了吗?如此,与秦之战虽然惨败,倒也不是一无所获。

    “再说,朝歌传来的消息,卫王痛失公孙衍、陈轸两大左膀右臂,简直是天眷我大楚国啊,此时不战,何时战?”楚怀王仰天长笑道。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