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94章 暗流涌动@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秦武王的王车被一千五百名秦军锐士死死包围,从周王城内匆匆而出,王城之外是五万秦军,与大军汇合之后便朝着宜阳方向奔去,直至暮色降临,大军方才安营扎寨。

    而此时此刻的洛阳王城之内,周赧王和他的臣子们确是一片喜庆,少年天子在秦人匆促离开王城之后便立刻设下酒宴,周赧王更是率领王室群臣祭拜雍州大鼎,即九鼎之首——龙文赤鼎。

    “九州神器,天下九鼎,天证周室、天命归周,天佑周室!”周赧王率领群臣跪拜在龙文赤鼎前,诵道。

    ……

    暮色渐临,秦军在洛水沿岸扎营,天际步入夜色,秦军营帐灯火通明,战旗在黑暗中发出猎猎招展的声音,王龁亲率一支小队不断的在营地视察,五万秦军已经做好了一切临战迎敌的所有准备。

    此时此刻,上将军亦是左丞相的甘茂身在王帐寸步不离秦武王,噩耗发生之后,甘茂几乎懵了,若非久经沙场,甚至不敢确定发生如此大事还能冷静而考虑全局。

    “禀报将军,上将军有命,速来王帐!”一个秦武王的贴身护卫找到了巡视的王龁,后者二话不说便是策马直奔王帐而去。

    此时此刻,秦武王面色惨白的摊在卧榻之上,甘茂更是至始至终跪在一旁,王龁一来到王帐之内便感受到了窒息般的气氛,他一语不发的主动跪在了甘茂身边。

    秦武王悠悠的睁开了双眼,甘茂等人不由得先前挪移了几下:“王上!”

    此时此刻的秦武王自知命不久矣,反而异常的平静,他吃力的看向了甘茂:“先生,先王所言不假,寡人一匹夫之勇,难担秦国大业,难掌一国,寡人有负秦国列祖列宗,有负诸卿一片赤胆忠心啊……”

    甘茂顿时痛哭不已:“我王切莫如此,臣身居上将军兼国相之位,却不能匡正君心,未能死谏我王,罪该万死的是臣,便是万死也难辞其咎……”

    “先生此言差矣。”秦武王吃力的摇了摇头:“你还不能死,秦国不能乱,寡人自知时日无多,先生务必鼎力善后,秦国不乱,先生便是有功之臣!”

    “我王但有遗命,臣必当肝脑涂地,死不旋踵!”甘茂不由得扑到了卧榻之侧,痛心疾首的哭道。

    秦武王艰难的喘息,却也笑了,布满血丝的双目凝视着甘茂:“本王至今无子,甘茂,把嬴稷从燕国接回咸阳,继位为王!”

    “臣谨遵王诏!”甘茂应道。

    这时,秦武王看向了王龁:“王将军,你速去蓝田大营找我王叔严君,传寡人旨意,严守寡人之死讯,切记,新王不归,秘不发丧,待嬴稷归来,由其持我灵柩……举国发丧!”

    秦武王到了这一步已然看淡了生死,王龁面朝秦武王深深一躬,确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秦武王目光逐渐暗淡,口中喃喃自语:“寡人继位以来,拔宜阳、通三川、临二周、游巩洛、窥神器,问鼎中原,纵使举鼎绝膑,也虽死无憾尔,呵呵……”声音渐渐萎靡,直至彻底无声。

    甘茂大惊失色,临前一看,秦武王已然断气,猛然间痛哭流涕:“我王啊……”

    秦王薨,王帐之内顿成了一片哭声。

    翌日清晨,劲急嘹亮的号角声响彻,秦军拔营,在婉约晨曦之际从容前进,一切是如此正常,谁也看不出军中的年轻君王已经驾崩了。

    一切都在暗中进行,镇守在蓝田大营的严君樗里疾终于得知了秦武王驾崩的噩耗,刚刚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即便是一代名将,严君樗里疾也差点两腿发软的昏厥过去。

    樗里疾严守死讯,恪守先王遗命,秘密把消息告知了身在咸阳城的魏冉。

    先王遗诏立公子稷为秦国新君,而嬴稷之母芈八子是魏冉的亲姐姐,把消息告诉魏冉是关键,为的就是咸阳城的稳定多一份可靠的保障,让其暗中准备迎接新王回归。

    得知消息的魏冉立刻派遣了一支亲信部队向赵国境内进发。

    此时此刻的秦国,外表一片平和,实则已暗流涌动。

    ……

    这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壁,秦武王浩浩荡荡的进入周王城后,天下人就已经密切关注秦武王的动向。

    而随着秦军撤回咸阳之际,秦武王举鼎重伤的消息疯了一般的从周王城向四海传播,外人得知这个消息莫不拍手称快,尤其是列国诸侯,巴不得秦武王举鼎绝膑。

    不过,秦武王已经驾崩的消息却被甘茂、樗里疾这些人封锁了,对外称秦王抱恙,任何人都不见。

    身在朝歌的卫峥就从来没有停止对洛阳城的关注,卫国在周王城布下的众多耳目无时无刻不在向朝歌传达最新的消息,这个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达至朝歌。

    朝歌,王宫寝殿。

    衣衫不整的狐殷带着慵懒的睡姿躺在床榻一侧,盛世容颜之下是若隐若现的曼妙身姿,好一个睡美人。

    而床榻之上,卫峥静坐不语,借助一排烛光正看着一封信笺,烛影之下他的面容不禁迸发精光,上面的内容很简短:秦王问鼎之轻重,举鼎重伤,生死不详。

    卫峥兴奋的立刻来到案前,一个侍女旋即拿来外衣:“王上,切莫着凉!”

    “休得聒噪,一边去!”卫峥在案前奋笔疾飞。写下一份密信之后便换来了老内侍:“派人速将此信交与苏代,记住,亲自交给他!”

    “诺——!”

    ……

    数日后,赵国邯郸。

    身在邯郸城的苏代在屋子里来回踱步而走,手里拿着的正是卫峥的亲笔密信,看完内容之后,苏代把锦帛密信放于烛火之上,继而烧成了灰烬。

    苏代仰望悬梁喃喃的道:“巩游洛邑,举鼎绝膑……秦王要在燕国为质的公子嬴稷继位为秦国新王……王上是如何知道这些的?”

    自言自语的苏代想不通,秦武王在洛邑举鼎重伤的消息已经列国尽知道,苏代身在邯郸自然也知道了这个消息,然而秦国没有发丧,没有人确定秦王死了还是重伤,所有密切关注此事的人都在等待真相浮出水面,秦武王到底是死是活,真相隐瞒不了多久。

    而卫峥的这个消息让苏代倍感惊奇:“莫非王上在秦国内部安插了重要的耳目?”

    只有这样的解释了,苏代并没有怀疑卫峥的亲笔密信,想起信笺里的嘱咐当场幡然醒悟:“来人,备车入宫面王!”

    邯郸,王宫。

    “你说什么?”赵武灵王当场从王座上惊起,双目死死地盯着苏代:“秦王举鼎绝膑?先生所言当真?消息从何而来?”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