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91章 王朝兴衰皆显于此@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嬴荡如此随意,在繁琐的《周礼》当中这是僭越至极,秦武王名义上是来东都朝贡天子,实际上这么无礼至极,无疑是来扫周天子颜面的。

    一干周室王臣面对秦武王如此姿态竟是敢怒不敢言,年轻的周赧王却不以为意,拱手而笑道:“免礼。秦王莅临东都,让洛邑蓬荜生辉,本王不甚荣幸。当年西戎来犯,列国诸侯无一人勤王,唯独秦人毅然发兵秦王,力助先王东迁洛邑,秦国功不可没,周秦更是情如手足,如今秦王远道而来,本王自当亲自设宴为秦王接风洗尘,秦王请入大殿!”

    秦武王见这少年周天子如此姿态,不由得对其高看了三分,便再次拱手而道:“嬴荡不请自来,天子请勿怪罪啊。”

    说完,秦武王却仍旧一动不动,之前高诵的老朽之人便是周赧王的老师,见此情况未避免天子难堪,顿时抢先一步代天子而道:“老臣为秦王引,恭请秦王入殿。”

    秦武王这才挪动步伐,甘茂等秦将领也纷纷尾随在后,秦武王一步步走上台阶,不等周天子和一众周室王臣而率先直入殿内,这一幕看得周室王臣愤愤不平却又不敢言多,年少的周赧王看到秦王如此姿态只能一脸无言苦笑,此情此景,天下目无大周天子、王朝兴衰彰显的淋漓尽致。

    进入大殿的秦武王毫不含糊的坐在了主案,而甘茂等秦将领也在秦王座下后紧随其后入座,这个时候周赧王和周室王臣们才刚刚入殿,对此,周赧王平静的来到另一席主案便席垫而坐。

    双双坐定,秦武王于周赧王同坐面南主案,名义上周天子乃天下共主,秦武王要向天子俯首称臣,可这般座序确是等同与天子平起平坐。

    而秦国丞相甘茂和周赧王的老师则是分别陪坐于两侧,其余周室王臣与秦的文臣武将们则按照爵位等级分坐在两侧。

    虽说此刻是为恭迎秦王设宴洗尘,但大殿之内却没有一丝迎宾喜气,周室群臣也无可奈何,时也势也,命也运也,为之奈何啊。

    不过,既然是接风设宴,规矩还是不能坏,这时,周室的司礼大臣进而大声高宣:“为秦王奏,起乐!!!”

    随着宫中乐师敲打编钟,悠扬高雅的乐声顿时响彻大殿,年轻的周赧王旋即举起青铜樽爵:“秦王,诸卿同干此樽,为秦王接风。”

    接着,周室群臣恪守《周礼》制度面朝秦武王高颂:“恭祝秦王,再建不世奇功!”

    这时,甘茂等一众秦国文武陡声高呼:“我王万年,大秦万年!”

    话音一起,周室群臣一片惊愕,众人面面相觑,高举的青铜樽爵定格了,不知如何是好,而秦武王哈哈大笑的单手持樽爵环顾四周:“我老秦人是乡野粗民,没有中原诸多规矩,干了便是,哈哈!”

    说完,嬴荡便独自一饮而尽,秦国将领和大臣们也也纷纷酒灌咽喉,顿时人人手中的青铜樽爵空空荡荡的滴酒不剩。与秦人截然不同的是,周赧王和周室王臣们则是拂袖慢慢饮尽,位列两排的人显得格外不协调。

    这时,酒灌咽喉的秦武王确是毫不客气的说道:“这天子之酒,本王怎么觉得索然无味?洛邑的周天子当真如此不堪了吗?”

    大殿之内响彻着秦武王的声音,这等侮辱简直是……但周室群臣除了忍着也只能忍着。

    周赧王的老师连忙拱手,带着赔罪语气说道:“秦王有所不知,周室素无土地国民之治权,至今百余年来列国诸侯皆断绝朝贡,王室赋税尚且难以支撑,万不是有意怠慢秦王。”

    席垫而坐的周赧王不禁环顾周室王臣们,皆衣衫褴褛,此情此景不禁苦笑的一声长叹,似是水目盈眶。

    秦武王一脸嫌弃的看着案上的酒肉,忽然拍案高悬:“来人,把寡人朝贡天子之物统统搬上来!”

    话音一路,王龁便从案前豁然起身走出了大殿,没等多久便见王龁带着一队秦军甲士再入大殿,甲士们搬来了几十个黑色的酒坛子,接着又一队甲士捧着散发浓郁肉香味的盘子入殿,都是美酒美肉。

    秦王看向了年轻的周赧王,笑意浓浓的说道:“这些都是西岐的特色风味,本王请天子品尝!”

    “多谢秦王美意……”话音一落,始终平静如一的周赧王心身一颤,言语吐露间,周天子竟是忍不住而怅然泪落,周室群臣无不面色涨红,所有人都羞愧的低首不语。

    秦武王此举再也让周赧王无从淡定,西岐是大周王朝的龙兴之地,是周人心中的圣地,当年西戎犯境,周幽王惨死异族之手,周平王为感念秦襄公举族倾兵以勤王东迁洛邑,将陇西包括周的龙兴祖地都分封给了秦人。

    沧海桑田,物是人非,而今秦国称群雄之首,而大周王朝已然淹淹一息,此情此景可谓睹物思情,又如何不让聪慧坚毅的周赧王感慨悲嘘?

    秦武王见此情景,心下竟是少有的流露出了同情,不由拱手而道:“是本王之过,还望天子恕罪。”

    周赧王勉强干笑,止住了泪目,道:“秦王如此盛情,何罪之有?既有美味,便放开了吃!”

    秦武王见状朗声大笑:“不愧是天子,本王钦佩,来呀,吃!”

    大殿之中立刻火热起来,秦人皆不计较规矩,扎其长袍袖便是上手撕肉,痛饮一片,莫不狼吞虎咽,与周室王臣们形成鲜明对比。

    秦武王吃的差不多了,忽然看向了周赧王朗声的说道:“本王入周王城之际,定以为这天子脚下的洛邑要比咸阳城繁华百倍千倍,却不料如此破败,连天子都过的如此拮据,要本王说,在洛阳城当天子有何乐趣?”

    说罢,在周室群臣面色微变之际,秦武王炯炯有神的看向了周赧王:“周天子屈居这洛阳城,于天子或于天下苍生而言皆毫无益处,以本王之见,天子不若随本王入秦如何?”

    此话一出,周室王臣们皆面色惊骇巨变,所有人都木讷的愣在当场,就连周赧王也无从淡定,始终平和的态度也变得温怒了,强忍心中怒意,这年轻的周天子凝眉而道:“秦王是想要挟本王以令天下乎?”

    “哈哈,说笑了说笑了,天子乃是苍生共主,本王岂敢要挟之?是恭请——!”秦武王朗朗笑道。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