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90章 这便是天下!@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国君在大殿之上酣畅而笑是因为五年之内卫国无秦之患吗?那么根据何在?这是卫国群臣心里的疑问。

    “王上此言,何以见得?”右丞相居辛好奇的问道。王座之上,卫峥看向了文臣序列,道:“太史,周携苍生吊民伐罪取商而代之,定鼎天下之初,可否有一占星师给大周王朝占卜一卦之事?”

    “确有此事。”太史出列秉承道:“相传周立之初,太公望命占卜师为大周国运占卜一卦,周立八百年!”

    “八百年……”卫峥喃喃自语,“也就是说仍有五六十余载,岁月如斑驳铜镜经年啊,周失其鹿而天下共逐之,方今天下虽群雄并起,大周王朝却也没到气数已尽的地步。呵呵……秦王逆天行事,天不佑之,必遭天谴,一切皆为命数,自有定数,秦王危矣,秦国要内乱了,哈哈……”

    “王上的意思是,秦王驾临东都洛邑凶多吉少?”陈珍说道。

    “等着看好戏吧!”卫峥并没有回答,而是如此说道。

    总不能告诉你们我是可以预知未来的吧?他秦武王嬴荡要去作死举龙文赤鼎?要让你们相信我的话,那就只有搬出太公望占星术来了。

    不过说来也很神奇,周王朝定鼎天下之后确实有人为大周国运占卜一卦,得出的结果便是周立八百年,而周王朝也的确延续了八百年的时间。

    这也让后来的列朝列代都为国运占卜,使得后来取而代之者无论如何也要让前朝吊着一口气把命续满才会正式取代前朝,或许就是因为秦武王举鼎绝膑而亡之事让古人坚信天命所归,不敢僭越。

    不过卫峥也不大敢有十足的把握这秦武王会不会如历史那般在东都举鼎绝膑而亡,所以才有了与赵国的结盟,以便做好双重保险。

    秦武王若是死在了洛阳城,年轻的嬴荡至今尚无子嗣,秦国必然内乱,对于卫国来说这是无比珍贵的喘息之机。卫峥表面上在群臣眼里始终是一副运筹帷幄的姿势,但只有他自己明白自阳山大战而与秦国交恶后,卫国处于怎样凶险的地位。

    同时面对秦国的记恨、齐国的忌惮,一个在西边、一个在东面,卫国夹在中间,其中凶险非常人难以承受。

    而卫峥非但要独自扛下所有的压力,还要在群臣面前保持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而今秦国眼看就要发生内乱,这才难以忍住心中的振奋而于朝堂之上酣畅大笑。

    ……

    话说秦武王亲率数万秦军锐士,甘茂并行护驾,大军从宜阳拔营一路浩浩荡荡开赴东都周王城。

    至于老巢早已布置妥当,嬴荡的谥号是一个“武”字,足以见得并非昏主,离开老巢的时候秦国的兵力被他一分为二,一路由其王叔樗里疾坐镇蓝田,以防备楚国,另一路则是镇守咸阳城,以防备北疆狼族,此外这股部队由魏冉和季君嬴壮分而统之,咸阳老巢内的军队被他一分为二,整个秦国的军队也被他一分为二,从而相互制衡。

    老巢布置的妥当,这一路上自然走的放心,秦武王可谓意气风发。

    在大军开往东都之际,竟是任何势力都未出面干预,远的楚国、齐国、燕国都没有反应,近的三晋卫国、赵国更是无动于衷,韩国就更不用说了,而今韩王匍匐在新郑战战兢兢。

    秦武王君临天下之势,各路诸侯竟是无一人敢发兵勤王,这更加让嬴荡坚信山东六国惧秦已经到了深入骨髓的地步。

    而今东都洛邑已经不再有往昔的辉煌,这座王城里里外外都散发着沧桑之息,尽管已经破败,却也无法掩盖他的君临气象,只因这是天下共主周天子的卧榻之侧,天子脚下,洛阳城就散溢着尊贵而庄重的气息。

    这一日,随着一支黑甲铁军浩浩荡荡的兵临洛阳城下,洛阳城的老百姓纷纷闭户不出,而王城守将自然知道来者不但是大秦军队,随行的还有大秦国君一同驾临王城。

    这支军队是清一色的黑色甲胄,不像寻常的秦军带着各种颜色的服饰。秦国尚黑色,作为秦武王的护卫大军,清一色的甲胄更是让大秦锐士锋芒毕露。

    这次秦武王名义上是亲自来周王城朝贡周天子,但这君临姿态分明就是来者不善。

    周天子再也没有了往昔的威仪,在七雄眼里不过是个吉祥物而已,鸟不鸟他还得看心情。而今数万秦军兵临城下,周王城的守将哪里敢抵抗,周天子也根本没有打算想要拒之城门外。

    就这样,秦军畅通无阻的开拨进了周王城。

    从城门入口到王宫,秦军并排成双行。秦国号声顷刻间响彻整个洛阳城,王城里的国人都能听见。

    天子驾六,诸侯驾五。此时,一辆奢华的五驹王车缓缓走向王宫殿前而去,侧面是以甘茂为首,王龁、乌获、任鄙两个副将尾随。

    王车在王宫门前停下了。

    “大秦万年!我王万年!”

    “大秦万年!我王万年!”

    “大秦万年!我王万年!”

    秦武王走下奢华的青铜王车的一刻,秦军顿时奋勇高呼,声音回荡在整个洛阳城。

    周王城的宫殿巍峨耸立在洛阳城内,层峦叠嶂的宫殿楼宇如高山耸立,预示着它往昔的金碧辉煌,而今却是笼罩着空谷寂静的幽暗气息。

    秦武王的到来打破了这种氛围,得入空旷的王宫正殿广场,步入眼帘的是一片荒凉破败的景象,青砖缝隙里漫溢出了碧绿的荒草。

    当首次看到这正殿广场上矗立着的九鼎神器。秦武王停下了步伐,站在原地仔细的端详着九鼎,忽然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这便是……天下!”

    就在这时,秦武王及其甘茂等人立刻被正殿廷前的一幕吸引目光投去,便见一群周室王臣拥簇着一个少年天子走出大殿,天子身边的老朽之人微微向前跨步并带着苍老之音高声而宣诵:“天子驾临!”

    末了,这位老朽王臣退至一侧,少年天子头戴平顶珠帘玉冠,秦武王一看便知道这就是继位不久的周王了,也就是历史上的周赧王,周王的亡国之君。

    秦武王旋即直视着年轻的周赧王,随意一拱手:“周天子在上,嬴荡见过天子!”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