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88章 制约而盟@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长平关隘可谓一关而系两国安危,是卫国西境和赵国西南境的战略要冲之地,直接影响朝歌与邯郸的安危,显而易见,长平关隘最大的战略意义就是阻隔秦国于卫国、赵国两国核心国境之外的战略要冲地带,可谓兵家必争之地。

    长平关隘不仅仅是卫峥想要急于拿下,赵雍未尝不是如此,只是碍于赵国当时的国力和局势,又师出无名,当时的赵国也不愿惹是生非,也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被纳入卫国的版图之内了。

    当年卫峥讨伐魏国的时候,师出有名,名正言顺的把长平关隘给拿下,那段时间赵雍得知后也在背后大骂卫峥下手忒快了。

    现在倒好,这卫王遣苏代送来一份文书,说要把长平关隘拱手送给赵国,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肥义老相国此刻是一脸怀疑的看着苏代,试图想要从中窥出一些不同寻常的味道。

    面对赵王的单面质问,苏代拱手回道:“回赵王的话,确是如此!”

    “何意?何解?”赵雍并没有向他的后人那般因为韩国拱手献上党郡而高兴万分的收下,而此刻他目不转睛的凝视着苏代,又道:“这天底下可没有白拿的好处,来路不明之物,再好寡人亦不屑取之。”

    苏代微微的笑了,不卑不亢的回应道:“想来赵王也对秦拔宜阳而通三川临二周之势知之甚晓,苏代不知赵王对此有何看法,然我王却寝食难安啊。秦国狼子野心已是天下皆知,韩国经宜阳之战已是国力枯竭,沦为虎狼秦国之鱼肉,三晋若是再不为所动,势必被秦国逐个击破,危矣!”

    赵国君臣一语不发,而苏代仍旧侃侃言道:“卫赵两国虽在我王太行行腊大典之际便已互相盟,然为交好而盟难以善终,为止战而盟难休刀兵啊。当年犀首合纵五国伐秦含恨而终便是例子,我王便是看清了列国之间心怀鬼胎,难以齐心,必不成大事,故未曾摊这浑水。”

    此话一出让肥义很是不爽,赵武灵王赵雍也倍感尴尬,当年公孙衍倡导的五国伐秦,赵国就是其中的主角之一,而且还傻乎乎的顶在了前面,五国当中燕国、楚国还没到函谷关口就溜了,发起合纵的魏国刚打没多久就也先开溜了,竟是暗地里想要跟秦国和好,反而是三晋韩国赵国无比耿直的跟秦国浴血奋战,那一次大战除了韩国,赵国是被坑的最惨的一个。

    这苏代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太不地道了,难怪肥义老相国神色突然不善了!

    但赵雍到底是一代雄主,有容人之量更愿意面对现实,只见他感慨的说道:“先生所言极是,寡人年幼继位,心智尚且不熟,有此恶果也不意外。”

    “臣等赵国臣子有愧我王、有愧于赵国!”肥义一听低头说道。

    “老相国不必如此,寡人之过何须便是寡人之过,赵国加入合纵是寡人决策!”赵雍罢了罢手,仅此一言却让老相国肥义对赵雍更加有信心能带领赵国崛起。

    “赵王之胸径,苏代敬佩万分,赵有如此国主,何愁赵国不强?而今算是知晓我王为何常说生平最敬重者乃赵国当今之主了。”苏代拱手正声的说道。

    倒是赵雍一听不由得微愣,旋即开怀大笑,赞美之词人人爱听,不过赵王确是说道:“好了,先生也不必互相吹捧了,还是说说卫王到底何意?”

    “苏代前言并非刻意妄言,为交好而盟难以善终,为止战而盟难休刀兵,唯有制约而盟方能成就铁盟。”苏代回应道。

    “哦?制约而盟?先生此意何解?”赵雍顿时好奇了。

    “我王愿意拱手将卫国西境屏障之要冲长平关隘送与赵国,便是以证卫国愿与赵国肝胆相照之诚,我王也坚信当今赵王乃少年英雄,一代雄主也,不乏魄力和眼观。”说道这里,苏代顿了顿,便道:“赵王如若同意,长平关隘即可进驻赵军,而赵国以示其诚,直道驰道间疏通邯郸与赵国之间,两国都城彼此之间互不设防、互通商贸、互通有无!”

    “什么?”肥义老相国当场失声的说道。

    反而是赵雍异常的冷静,苏代说了一大通,他依旧一语不发,过了一会儿不禁喃喃自语:“制约而盟……”

    如果两国之间真的达成了这样的联盟,那么便意味着彻底绑在同一架战车之上,同座一条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此一来,即便有一方心存异心,但为了共同的利益也会把小心思给收敛了起来。

    一旁的肥义拧着眉头说道:“老夫不察,两国结盟何须如此?互派质子不是更好?”

    当今天下,在互不信任各怀异心的列国之间为了以示诚盟,两国之间都会互派各国君主的后嗣互为人质。闻此言,苏代笑道:“我王膝下独有姬驭公子,尚且年幼。何况……”苏代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补充道:“太子可以再立,然国亡却不能复有啊。”

    言下之意便是说,这比遣太子互为人质更加有诚意。

    “先生当真敢说,难道不怕此言传入卫王耳朵里?不怕传入卫国储君姬驭公子的耳朵里?姬驭公子虽年幼,可终有一日也会长大成人啊。”肥义老相国似笑非笑的说道。

    这不免有挑唆之意了,苏代却淡定的回答:“赵老相国多虑了,这正是我王要我说的。”

    此话一出让肥义愣了愣,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卫国之主但真是有魄力啊!赵雍心里不得不感慨,旋即笑看着苏代:“先生好生狡猾,如若寡人不允,便是说寡人魄力不如卫王,同为王者寡人却要矮了一截。”

    “赵王意下如何?”苏代笑道。

    话音一落,又陷入了一阵安静的气氛当中,良久,肥义老相国忽然开口了:“此事关乎两国国运,事关重大。先生不妨去驿站歇息,待我找过君臣商议过后,立即答复,如何?”

    “如此也好。如若赵国答应,苏代再代我王为赵王再献强赵国以弱秦国之大策、良策。”苏代别有深意的说出这么一句话,旋即起身并来到了中间对赵雍躬身行以拜礼。

    “先生且慢!”就在苏代刚刚转身要离去的时候,始终沉默的赵雍忽然开口了。

    肥义不由得皱眉看向了赵雍,后者当即说道:“不必再议,寡人答应了便是!”

    “王上,如此大事怎可轻率?”肥义当场就惊恐的急了。

    “对赵国而言当是如此,于卫国而言莫不是如此,再议不过是毫无意义。”赵雍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肥义听此言论只能无奈,赵雍才是赵国之主啊。

    赵雍也是心有傲气的君主,卫国之主有如此魄力,同为王者,若是犹豫再三不是显得自己不如卫峥了?

    但真正让他下定这个决心的是苏代最后一句话,强赵国弱秦国之大策!图强赵国是赵雍日思夜想梦寐以求的事情,赵国虽已开始行胡服骑射改革,但仍旧困扰着赵雍的是,如何从根本上让赵国强大起来,虽然不寄希望于他人,但听听他人所献之策也许会有奇效也不一定。

    心无疑虑,赵雍口直心快的说道:“方下,先生可以说说如何强赵国以弱秦国?”

    “吞中山国,去赵国隐患以固国;北伐林胡、娄烦,取地千里,亦可藉此机会拿北疆狼族当赵国新军骑兵军团的磨刀石,秦国已拔宜阳,目下正猛攻韩国武隧要塞,如此一来,秦国再无崤山之危,中原再也难以对秦国腹地构成威胁。但赵国若是灭林胡、娄烦而夺取九原之地便可对秦国形成泰山压顶之势,九原之地南下秦国可直达秦境腹地,可谓一片坦途。”

    “届时,配合骑兵可日行数百里乃至千里的机动部队,大军便会如义渠人那般肆无忌惮的在秦国后院奔袭。赵王定然知晓每当秦国面临山东诸国发兵压境之时,秦国总会献大礼安抚北境的义渠人以防止其趁机滋扰守备空虚的秦国北境,而今义渠国已经被灭,如若大军换上卫国和赵国的铁骑军团南下秦国北境会有如何局面?”

    说道这里,赵雍面色终于开始了变换,而苏代炯炯有神的凝视着赵王继续道:“秦国一旦敢造次,那么三晋之卫国与赵国合力,一路卫赵两国骑兵自九原南下,一路两国步卒战阵发兵迫境,再临函谷,孤立无援的秦国必陷入腹背受敌之境,且不说弱秦,灭秦亦未尝不可!”

    殿内只闻苏代铿锵有力的声音,就连肥义老相国也瞪大了眼睛,而赵雍更是当场从王座上应声而起,片刻,赵雍大声的说道:“来人,取地图!”

    不一会儿,几个宫中侍从扛来一个硕大的锦帛地图在殿中铺开,赵雍当场踏在了地图之上,一双迸发精光的眼目顷刻间就锁定在了赵国西北境的一带,这片地区正是黄河“几”字形的最上方流域,那便是九原之地,目下是林胡、娄烦两个游牧名族占领之地。

    赵雍从黄河“几”字形的正上方由上而下的扫视,最终看到了秦国的疆域……

    大军南下果然是一片坦途,若是在扶持一下义渠人复国……

    “哈哈哈……”赵雍看着地图,竟是毫不掩饰的纵声长笑了,片刻之后他当即转身看向了苏代:“寡人欲拜先生为相,留在赵国助我,如何?”

    显然,赵雍在这一刻已经彻底认同与卫国的这个协议,但也没有被冲昏头脑,而选择拜苏代为相不过是名义上的,实际上也是要把苏代留在赵国,一来可以作为人质,二来也能请苏代这个卫国之臣在此期间为赵国出谋划策,暂时在赵国效力为他赵雍所用。

    “臣,拜见王上!”苏代毫不犹豫的面朝赵雍行以大礼。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