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87章 苏代再使赵国@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把对卫国西境最后的屏障长平关隘送给赵国?群臣以为是不是出现了幻听,即便是在坐的陈珍等人是当代有数的能谋之士也对卫峥这个决定感到不可思议和无法理解。

    长平对于卫国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这时必争必战之地。

    “好不容易从魏国手里取来的长平关隘献与赵国,王上莫不是说笑了。”苏代干笑的说道,这样的决定简直匪疑所思,更让这帮臣子无法理解的是以卫峥的谋略和心性怎么能把家国安危系于他国?

    换做谁恐怕都无法理解这个举动。

    “诸卿,拿一个需要我派人驻守阻秦的关隘换来一个蒸蒸日上的赵国为寡人挡在秦国的面前,划算不划算?”卫峥笑看着座下的臣子们,道。

    “可是王上,以当今的赵王,其颇具雄主风范来看,怕是难以为我所愿啊。”陈珍担忧的说道,众人也是连连点头,觉得还是感觉不妥,不靠谱。

    这时,卫峥手持一樽酒水悠然起身,在王座旁踱步而走,悠悠的说道:“赵雍如若不是一个雄略之君,寡人断然不敢行此策略。”

    闻此言的群臣更加好奇了,一时间不断的揣测卫峥此举用意何为,在座的臣子都清楚当今卫国之主是个雄才大略的君王,绝非昏主庸主,也许这个计策别有妙用,只是没有揣摩到真意而已。

    王座上站着的卫峥两指并拢而遥指侧殿的地图说道:“秦国东出天下,三晋首当其冲,韩国已然沦为秦国之鱼肉,寡人若是直接出兵便会与秦国直接交恶,最终让齐国坐收渔利,如若限制秦国东出之势,下一个不是赵国就是我卫国,而两国目下之国力皆无力孤身抗秦。猛虎垂危,犹有余威,何况虎狼秦国?寡人能看清这一点,赵雍何尝又看不清这一点?”

    说完,卫峥手持酒樽一饮而尽便再次座下,片刻之后环视群臣说道:“列国合纵伐秦被张仪横强轻松破之,归根结底在于列国各怀异心,寡人此举便是消除三晋芥蒂,效仿百年前魏文侯那般整合三晋之力,只要卫赵两国珠联璧合,何惧东齐西秦?”

    的确如此,卫国和赵国若是真正的抱团取暖,那么天下格局将会形成三足鼎立的新七雄格局,只是群臣仍有些迟疑,苏代就忍不住的问道:“王上,拿长平关隘这等战略要冲之地换取赵王一简盟约,是不是……”

    卫峥笑了,看着疑惑不解的一帮臣子朗声说道:“赔本买卖寡人当然不会干,把长平关隘交给赵雍乃寡人以示卫国结盟之诚,那么赵国若是真有诚意,则定然会同意寡人将驰道直道疏通邯郸,将朝歌与邯郸紧密相连,互不设防!”

    此话一出犹如谜底揭开,顿时让所有疑惑不解的臣子们豁然开朗。只有相互制约才是确保双方不会明盟暗离的最佳手段,如此一来,即便心有异心也不会妨碍盟约,因为谁也不愿意因为蝇头小利而打破双方达成的恐怖平衡,否则不论对谁都会陷入万劫不复。

    若是邯郸与朝歌之间疏通驰道和直道,意味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群臣得知卫峥的意图之后仍旧不免对其魄力而倍感惊叹,世间怕是难寻能与其比肩的王者了。

    如此一来三晋之盟(卫国赵国)将牢不可破,不论是卫国还是赵国都不用担忧独自一身阻秦抗秦或抗齐了,一个新崛起的卫国和一个正处于中兴之像的赵国互为真正的铁盟,东齐西秦这两大强国面对这样的组合也要忌惮万分。

    这样的震慑力也将让虎狼秦国收敛肆无忌惮的东扩,真正的不战而屈人之兵,至于秦国与齐国强强联合,卫峥相信短时间内绝对不会达成联盟,秦拔宜阳打通三川要道,野心暴露于天下,整个天下对秦的敌视不断加大,这个时候断然无人敢和秦国与虎谋皮,即便齐国也是如此,否则秦齐走一块只会让天下其他诸侯更加抱在一块,以齐国的尿性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举动。

    显然,要以这样的方式达成两国铁盟,除了卫峥拥有这样的魄力和雄略之外,赵王赵雍也必然要有与之相当的魄力和雄略。让群臣颇感惊讶的是,他们没想到卫峥竟然对赵国当今之主如此高看。

    只是所有人都不会料到卫峥此举更是别有深意,之所以要选择以邦交手段化解这次卫国可能存在的潜在威胁,那是因为当今秦国之主是秦武王嬴荡,不出意外,秦国拔掉宜阳之后,接下来便是秦武王驾临东都洛邑举鼎绝膑而亡,秦国因此陷入持续数年的内乱。

    历史上,秦武王死后秦国便陷入了“季君之乱”,直到秦昭襄王嬴稷继位,秦国的这场内乱才被平息下来。而秦国的这场内乱,赵武灵王赵雍就在暗地里出了不少力,因内乱的秦国,其兵锋收敛也给赵国最初行胡服骑射改革带来了头几年确保去除了外患的稳定环境,否则赵雍在国内行胡服骑射本就有内部大量的反对声音,又在讨伐中山国,如果秦国不发生季君之乱而自顾不暇,赵雍的胡服骑射改革绝对是如履薄冰。

    而卫峥把长平关隘送给赵国,更是把一块烫手的山芋给了赵雍。

    当然,除了卫峥本人,整个天下都不会明白长平关隘为何烫手,即便赵雍英明一世也绝对没有遇见未来的能力。

    ……

    数日后,邯郸。

    “卫特使苏代,见过赵王!”赵国王宫内的偏殿,苏代站在王座之下面朝赵雍一拜。

    此时此刻,只有赵王赵雍、老相国肥义和苏代三个主要人物在场。

    “数月一别又见面了,先生近来可好?”王座上的赵雍悠悠的说道,挂着笑容看着苏代。后者当即再行一礼,笑道:“承蒙赵王体恤,一切安好!”

    “先生入座再说!”赵王笑着伸手道。

    “谢赵王!”

    卫国又遣苏代为使臣来邯郸,赵雍和肥义都颇感惊讶,卫峥太行称王之后,卫国与赵国便定下了盟约,而今走动在外人看来倒也正常,不过赵雍却知道苏代是一个时常伴随卫峥左右的一个谋士,是卫峥的近臣、重臣,上次与之见面便知道这是一个很出色的谋臣。

    派遣这样一个近臣重臣来访,没有大事,赵雍一点也不相信。

    坐在右侧的肥义看到赵雍好奇不语,顿时领会到了上意,便笑着向苏代拱手道:“卫王遣先生来邯郸,不知有何要事?”

    苏代一听笑了笑,便面朝赵雍拱手道:“苏代此番前来,其一代我王向赵王问好。”

    “卫王多心了!”年轻的赵雍微笑着说道。

    不失王者风范,又不失礼,年纪轻轻就已经初露雄主风范,苏代在心中暗暗的说道,过了片刻又面露笑容:“赵王容禀,苏代此来代我王有国事与赵王相商。”

    “哦?国事?”赵雍好奇的笑道:“先生为何不在朝堂上说?”

    “此时过于重大,万万不可轻言与朝堂四野之上。”苏代收敛了笑容,正声的回答。

    “先生请说。”赵雍看着他说道,却发现苏代并未有开口的意思,赵雍环顾左右顿时秒懂,大袖一挥,左右的几个婢女近侍纷纷退下,又看下了苏代,笑道:“先生可以说了吧?”

    赵雍和肥义这两个赵国君臣也倍感好奇苏代会代表卫峥传来什么意向,过了片刻,苏代从怀里取出了一份锦帛文书,一语不发的双手奉上。

    见此情形的赵雍和肥义面面相觑,不知对方意欲何为,老相国肥义顿时从坐席上起来,走到苏代身边并接过了对方手中的文书。

    王座上的赵雍也盯着肥义手中的文书,心下也好奇不已。

    肥义老相国打开文书,开始还比较随意,但一看具体内容,便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军老相国也愣在了当场,这一幕看在了赵雍的眼里,此情此景,赵雍也不在淡定了?

    连老相国肥义都如此失态,到底写了什么?

    赵雍并没有等太久,错愕的肥义看了看微笑不语的苏代又看了看文书的内容,老相国也是一语不发,继而慢悠悠的转身走向了王座,不一会儿便双手奉上了这份文书给赵王。

    赵雍一看,也愣住了!

    一时之间,偏殿内的三人皆一语不发,不由得陷入了寂静的氛围。

    最终还是赵王打破了安静的场面,赵雍一动不动的凝视着苏代,问道:“先生,卫王当真愿意把长平关隘拱手献与寡人?”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