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86章 群臣惊愕@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诸子百家论战盘龙殿,天下士人再次见识到了鼎鼎大名的墨家辩术。

    孟老夫子、墨家钜子以及道家庄周三位宗师坐而论道,儒墨道三家的斗法完全掩盖了这一次朝歌论战的光芒。

    即便论战结束了,朝歌古都的名人士子依旧在饭后谈资而津津乐道。

    前来朝歌参加争鸣论战的诸子百家也获得了卫国国君之名赠送的“奇书珍宝”,而诸子百家也莫不响应国君的号召,纷纷将门下如数家珍的经典奉上,诸子百家的经文与学说本来就是写给天下的王侯诸君看的,希望能够采纳他们的主张,可谓一拍即合。

    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国家级图书馆就此诞生了,诸子百家奉上的经典如数进驻宇轩宫,卫峥达到了他真正的目的。

    诸子百家争鸣齐国的景象怕是要到头了,与齐国的文化中心争夺战已经悄然开始,而这一次论战只是一个开始。

    ……

    两年后。

    朝歌,盘龙正殿。

    “宜阳战报!”一个披盔戴甲的斥候飞奔入殿,面朝王座之上的卫峥拱手而道:“启奏大王,秦国伐韩,攻其宜阳,对垒一年,宜阳久攻不下,秦王令大将乌获率兵五万以助甘茂,韩王亦遣大将公叔婴率军拼死抵抗。甘茂、乌获两军合兵十万,大破公叔婴于宜阳城下,乘胜之势终于一举攻下宜阳城,秦军斩杀韩军六万,降者无数,秦军伤亡也毫不逊色。”

    战报一出,卫国朝野群臣振动不已。

    “打了整整两年有余,宜阳终于还是被秦军所破了……”卫峥略感惊讶的自语。

    宜阳城的确是一块硬骨头,秦军屡攻不下,也是伤亡惨重,甚至让秦武王一度动摇,然而想到与甘茂的约定,最终还是下定决心力排众议而为其增加援军,终于在今年春耕之际,宜阳城不负秦王被甘茂攻破了。

    然而这条战报消息的出现让卫国的群臣面色变幻莫测,位列其中的陈珍想也没有多想,当场出列面朝卫峥拱手一拜,说道:“禀王上,臣有话要说。”

    “准!”卫峥一动不动,道。

    陈珍当即凝重的分析道:“王上,秦攻取宜阳,韩国等同被一分为三,如若秦国意欲再而进军,韩国再也无兵拒敌,已然是板上鱼肉。秦得宜阳,东进中原已成一片坦途之势,即可挟二周北攻燕赵、东伐卫齐、南伐宛楚……臣以为不能容许秦国如此肆无忌惮的东扩,心恐卫国终为秦所患啊。”

    陈珍作为当下的不世谋臣,一眼便看出了秦国打下宜阳城对天下战国七雄的格局影响,宜阳作为韩国的故都,虽然名为县,却实为郡,城池本就非常的坚固,且有重兵防守,这也是秦国久攻不下的原因。

    而宜阳是秦国东进中原如鲠在喉般的一根刺,此城必然是秦国的必攻之地,也是韩国的必守之地。宜阳城的东北几十里地开外就是周天子的东都洛邑,再往东两百里就是韩国的都城新郑,再往东两百余里就是卫国都城朝歌。

    可以见得,宜阳的战略意义是有目共睹的,作为中原门户之地,牵涉的范围实在太大,也怪不得陈珍如此不淡定。

    “秦国的狼子野心终于暴露天下了,呵呵……”卫峥喃喃自语,悠然一笑便看向了倍感焦虑的陈珍:“太傅有何高见?”

    “秦若进一步东进,卫国万万不可冷眼旁观。”陈珍无比坚定的说道,没有了韩国这道阻隔秦国屏障的缓冲地,届时卫国将会直接面临秦军压境的威胁,唇亡齿寒的道理再简明不过了。

    朝会一散,卫峥便唤陈珍等近臣入内点商议。

    此时,众人一语不发的看着背对自己国君,卫峥凝视着眼前七国割据天下的地图,过了片刻头也不回的说道:“秦拔宜阳,已打通三川要道,秦之剑锋遥指中原已成一片坦途,秦军虽来势汹汹,不过也深埋巨患。”

    “王上的意思是……”景玱好奇的说。

    卫峥悠然转身不在关注地图,一人独行朝着王座而走,诸臣也紧随其后,君臣再次入座后,卫峥笑道:“新君继位本该稳固朝野,秦国新君继位不久便罢了张仪相印,如今秦廷断无惠文王之际那般上下一心,朝政不稳而人心不齐便轻言对外伐战,此为内患。”

    “秦国新君无视卫国崛起,更欲报秦军阳山惨败之仇于寡人,不顾秦国连年大战已有精疲力尽之势,无视国内因战而久积民怨不安抚百姓与民休养,此为大患。秦军看似东进中原不可阻挡,实乃外强中干尔,稍有不慎便会兵败如山倒。”

    众人听国君此言不由得眼前一亮,担忧的陈珍也放心了,主上有如此见地看来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居辛心中一动,问道:“王上意欲主战?”

    众人顿时刷的一下看向了卫峥,这一问也是在场所有人都想要迫切知道的结果,沉默片刻的卫峥平和的说道:“寡人自是不怕与秦再战一场,只是伐战,终究是迫不得已之策。秦国拔宜阳,其狼子野心终于暴露于天下,无异于使整个天下对秦的敌视加大,使其陷入孤立之境。寡人若是与秦再战,胜秦便加大列国尤其是齐国对我敌视,败……”

    说到这里,卫峥沉默了,众人惊疑的看着他时,继而又道:“卫国无山河之固,国境之内四方坦途,无险可守,不能败,一败将会永无翻身之地。”

    卫峥这么说让众人当头棒喝,是啊,卫国若是败了,势必成为秦齐鱼肉,十数年战战兢兢而打下来的基业将会付诸一炬,东面的齐国已然对崛起的卫国无比忌惮,怎会放过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

    卫国处在四战之地而能有现在这样的安定局面不但是因为今日卫国是天下中原的一小霸,使得齐国也不敢轻而易举的开战交恶,另一个原因便是列国犬牙交错的格局。

    秦国天高地远,虽然与卫国有仇,但一时间也奈何不得,而齐国虽然与卫国没有明面上的恩怨,但两大强国彼此互为近邻,这本身就是相互威胁、互相忌惮。

    毫无疑问,秦国与齐国这两大东西强国都不愿看到卫国崛起,都想要弱卫,却又都不想做出头鸟儿成为了别人的嫁衣,这才使得卫国处于虽危却安的局面。

    而维系这个微妙局势的最大因素就是卫国本身足够的强,从而使得彼此相互间投鼠忌器而不敢轻举妄动。

    卫峥此言不禁让众人疑惑了,若与秦国交恶,赢了便会处于木秀于林而对卫国不利,只会进一步让秦国和齐国走的更近,卫国将会被当今天下两大强国左右夹击。

    若是败了更是万劫不复。

    “如此说来,战于我不利,王上既出此言定然别有妙计。”陈珍忽然笑着说道。

    “有是有,只是寡人之举怕是要惹得诸位大惊失色。”卫峥笑看着众人,此话一出更加让陈珍等人好奇到底是什么应对之策了。

    众人一语不发的等着卫峥下文,君臣之间彼此对视,沉默了一会儿,卫峥凝视着众人,“寡人意欲将长平关隘献与赵王以应对当今局势。”

    “什么?”所有人听到这个结果当场惊愕木讷。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