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85章 兼爱之辩@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众人无言之际,卫峥看向了墨家钜子田鸠,便朗声笑道:“墨门一派,天下显学也,贵派祖师爷墨子亦是一代大师,雄辩天下,所著《墨辩》即可窥伺其雄辩之才,今日盛会,墨家钜子田鸠先生莅临于此,不若就由田鸠先生开始,如何?”

    田鸠顿时离席起身,面朝卫峥一拜,不卑不亢的说道:“如此,田鸠恭敬不如从命!”

    说罢,在诸子百家的注视下,墨家钜子走向了争鸣堂,在右侧席位坐下便是一语不发,见此情形,卫峥哈哈大笑一声,目光继而望向诸子百家,道:“好,诸位皆可向墨家钜子挑战!”

    有道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儒墨两家互打口水战已经持续了一百多年,墨家祖师爷墨子是第一个指名道姓批判儒家的人,墨子可谓是辩论界的宗师级人物,雄辩之才怕是比孟老夫子只强不弱,田鸠作为墨家第四代钜子,其辩才怕也不容小觑。

    不过,这等关头,作为死对头的儒家第一个跳出来是毫不意外的事情。

    果不其然,第一个对墨家钜子发起挑战的就是儒家之徒,孟老夫子闭幕不语之际,身后的一群学生当中便有一人走了出来,旋即来到了中堂,首先对卫峥躬身一礼,其次便对墨家钜子田鸠一礼,方才说道:“在下景春,斗胆向先生挑战!”

    景春?王座之上的卫峥颇为意外,此人年不过二十五,这就是景春?这位儒生说过一句非常称赞纵横家的一句名言:公孙衍、张仪、岂不诚大丈夫哉!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

    与此同时,孟老夫子的这位学生已经来到了争鸣台左侧的席位坐下,目光再度落在了墨家钜子身上,便是毫不客气的质问道:“墨家鼓吹兼爱天下,四处行侠仗义,却从来没有人帮助过先生,也不见神明赐予先生福报,为何先生一如始终?莫非有狂疾?”

    大殿之上,田鸠的几名弟子一听景春如此毫不客气的质问,尤其是最后一句大骂墨家是不是有病,简直过分!

    儒墨两家一下子就变得剑拔弩张起来了,文人相轻,又是恩怨的两家,双方互看对方不顺眼,即便在这大雅之堂上那也是毫不掩饰。

    王座之上的卫峥性质使然的听着,却也一语不发,而身边的太史已经开始做笔录,把景春的话给记录下来并流传千古:

    景春谓子曰:子之为义也,人不见而助,鬼不见而富,而子为之,有狂疾!

    争鸣大堂上的田鸠席地而坐,无波无澜,听了景春这番挑衅的质问也并未生气,而是淡定的回答:“敢问阁下,一为表里不一之人,阁下在时他便干活,不再便不干活;一为表里如一之人,阁下在与不在皆兢兢业业,阁下是喜前者亦或者是后者?”

    景春想也没有想,直接回答:“当然是后者!”

    田鸠淡淡的回答道:“如此看来,足下也病得不轻啊,呵呵……”

    如此简单的一句反问,景春顿时面红耳赤,一群儒生面色皆不大自然,而墨家弟子莫不拍手称道,诸子百家玩味不已,反倒是孟子异常淡定。

    卫峥亦且一语不发,田鸠不愧是墨家当代钜子,这简单的一句反问,深得墨辩精髓,这是典型的墨家辩论逻辑,将对手引入自己的语言圈套,然后使其自相矛盾,卫峥也是一大辩才之人,自然轻而易举的就看出了其中的门道。

    墨家钜子的这一句话,众人都听出了其意,确实无人助我,上天亦不会赐福于我,但这些根本就不重要,墨家之所以行侠仗义,兼爱天下,是因为墨家子弟本性便是如此,不过是在追求自己内心的境界罢了,如果这也叫做病,那你景春喜欢表里如一之人,看来也是病得不轻啊。

    田鸠的话也被太史如实的记录了下来:

    子曰:今使子有二臣于此,其一人者见子从事,不见子则不从事;其一人者见子亦从事,不见子亦从事,子谁贵于此二人?

    景春曰:我贵其见我亦从事,不见我亦从事者。

    子曰:然则,是子亦贵有狂疾者也!

    太史记录下来之后便看向了争鸣堂上的两位,景春的落败在卫峥乃至孟子的预料之中,对手完全不在一个层级上,输了到也不丢脸。

    景春心有不服,便再问道:“先生兼爱天下,却也未能做到对天下人有利,我不爱天下人,也没有什么害处,先生何故独自而非我?”

    田鸠问道:“今有一处失火,一人捧水而来,意欲浇灭大火;一人捧油而来,意欲火上浇油,皆未至,足下赞同前者还是后者?”

    景春立即回答:“自然是捧水之人。”

    田鸠顿时一笑,道:“奇,老夫亦且这般认为!”

    在座的众人也听出了墨家钜子的弦外之音,尤其是卫峥,显然,田鸠此言不仅仅是回答景春,还是对他这些天下王侯说的,以此比作天下征伐,如同烧起了一场乱世的大火,而推行“兼爱天下”,就等同于捧着一桶水去救火;而你不爱天下人,放任这场大火殃及无辜,这就相当于抱着柴禾添油加醋,田鸠的弦外之意便是对卫峥说:目前这场乱世大火并没有变化,但最终扑灭这场大火的,显然是水,而非焦油。

    景春自然也听出了田鸠的话外之音,却微微摇头,说道:“在下不敢苟同,我爱同乡胜过外乡人,爱家族之人胜过同乡,爱双亲又胜过家族之人,莫非这不是人之常情?在下从来只听说过杀他人以利己,却未曾听说杀自己以利他人。”

    听完景春这番话,田鸠看了一眼对方,继而开口道:“阁下意欲将此想法广而告之?”

    “然也!”

    却见墨家钜子连连摇头叹息,说道:“老夫奉劝阁下最好不要广而告之,足下之论,若有一人听之,信之,便有一人要杀你;若有十人听之,信之,便有十人要杀你;若是全天下人都听之,信之,那便是整个天下人都要杀你!”

    景春面色一变,惊疑不定的问道:“先生此话何意?未免危言耸听尔。”

    田鸠注视的对方,反问道:“杀人利己,这不是阁下刚刚说的吗?”

    “这……这……”景春不知何言以对,左顾右盼看到了同门摇头叹息的模样一阵面红耳赤,不由得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老师孟夫子,发现孟子此刻面无表情,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席地而坐。

    无奈之下,甘拜下风的景春只得羞愧的离开了争鸣台。

    “田鸠先生,彩——!”便闻诸子齐齐喝彩之声响彻大殿,这三问三答,儒家弟子可谓一败涂地,来到这里的诸子士人大呼过瘾,今日算是亲自见识到了鼎鼎大名的墨家辩术。

    说起来,田鸠在这场论战中最厉害之处就是让自己想要说的话从对方口中说出来,三问三答,皆深入浅出,让人甚觉快哉。

    就在众人喝彩的时候,席位当中,就坐在卫峥侧前方的道家庄周摇头失笑的自言道:“反天下之心,天下不堪,墨门虽独能任,奈天下何啊!”

    卫峥听到庄子他老人家的感慨,不禁若有所思,田鸠反驳景春所说的话,已经有点诡辩的意思了,三问三答之中,这位墨家钜子都巧妙的避开了景春所提出的兼爱天下的主张矛盾,田鸠并没有解释为什么自己对双亲的爱、与陌生人的哎应该是一样的。

    或许,连田鸠本人都觉得有些强人所难吧,也难怪庄周会由此感叹。

    显然,景春并没有看出这个问题根本,而且三次都被田鸠带入语言圈套当中,终归还是欠缺了火候。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