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83章 孟轲田鸠,冤家路窄@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书这种神奇之物传播的速度比卫峥想象的还要快,从王宫到整个朝歌王城,再到整个卫国境内,最后到整个天下,列国当中的世族贵族阶层们先先后后都得知了这样的神奇之物。

    列国的贵族们得知书的用处之后,没有任何意外,对这种“文房之宝”爱不释手,有权有势的家族莫不出以高价意欲得此宝物。

    所求者多了,消息也就传的快,俗话说的好,有所求必然有所供,贵族们愿意出高价悬赏希望获得书籍,这不很快就来了,五万部书被卫峥送出来,通过商人之手投放出去。

    列国境内,各国都有不少贵族通过高价得来书籍之后便邀请一群达官显贵,拿出来如数家珍一般的展示,这更加助长了书的名气火速传播,没过多久,天下的士子和读书人都知道有这样的宝物,这恰恰是卫峥最愿意看到的,简直就是免费的活广告。

    一连过去了几个月,天下人便知道书这种神奇的文房之宝来自于卫国,求书者纷纷踏入卫国境内,尤其是诸子百家。

    而一直保持关注的卫峥还是觉得不够,随着时间的推移,当知名度足够之后,卫峥终于把他的那道文案诏命公布出去。

    很快,天下的士人们便获得了卫国君主的诏命信息。

    原来,卫峥这道诏命广发于天下,意欲网罗天下的诸子百家所著的经典,让天下的诸子百家们把自家的经典抄录一份范本送到卫国君主手上,而作为报酬正是读书人所梦寐以求的书!

    这条诏命一出,诸子百家纷纷派人把自家的经典抄录一份送至朝歌,而这将会为史上第一座图书馆充实起来。

    诸子百家的经典并非什么不传秘籍,退一步说,诸子百家写出来的文章就是为了给君主看的,藉此希望能够有君主采纳他们的治国策略,而今卫峥来了这么一个顺水推舟,对于天下诸子而言何乐不为?

    当卫国国君把这条诏命广发天下之后,诸子百家纷至沓来,无他,因为诏命当中便有一条,国君诚邀天下诸子入卫国朝歌,国君亲自主持争鸣论战,非但如此,来到了卫国的学派,每派都会被赠送千册书籍。

    这个消息传到了齐国临淄,稷下学宫的诸子贤者顿时坐不动了。

    齐国王宫。

    “诚邀天下诸子,争鸣朝歌?论战盘龙殿?”齐王看着手中的信文喃喃自语,眼皮轻微的抽搐着,手掌握着竹简越来越紧,旁边的侍从能够感受到齐王的怒火,吓得不敢轻举妄动也不敢出声。

    “王上,毫无疑问,卫王其心不小,终于露出了他的野心!”说话的人赫然便是孟尝君田文,当今的齐国之相。

    齐王没有回话,但显然,卫峥此举明摆着就是冲着齐国稷下学宫来的,一想到稷下,齐王顿时问道:“稷下如何了?有什么风吹草动?”

    “王上,诸子百家近半已离开临淄,还没走的怕也是快要走了!”孟尝君叹息的说道。

    “哼,一群白眼狼!”齐王一听拍案大怒的说道,孟尝君连忙说道:“王上,这也怪不得诸子,田文以为,卫王曾有句话颇有道理。”

    “何言?”齐王问道。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孟尝君如是说道,顿了顿,在齐王思考的时候,又补充道:“而今卫王一道诏令,以国宾之礼诚邀天下诸子争鸣朝歌以论战盘龙殿,又厚赠千册奇书,无可厚非啊。”

    说到书,齐王顿时看向了王座之上放在案上的几本书,顿时拿起来翻阅,不禁慨叹道:“卫王竟是有此等天下奇物,也难怪!”

    齐王手中的书不是在市面上买来的,也不是臣子花费重金买来再献给他的,而是卫峥送给他的,不仅仅是齐王,天下列国的君主都收到了卫峥的一份厚礼,物品便是书。

    这一举动赢得了不少的名声,但没有人知道他这一送是为了打广告,送一份给天下最有影响力的六国君主,那么书这个东西就能以六国王城为核心迅速传播,这对以后的买卖可谓大有益处。

    白白送?卫峥可是从来都不做亏本买卖的主儿。

    “务必查清楚此物来源!”齐王把手中的书本甩在案上,道。

    ……

    临淄城内的一间驿站内。

    “师尊!”一个墨家弟子手持一笺信文送到了一位高人手中,此人赫然便是当代墨家钜子田鸠。一看信文内要,这位第四代墨家钜子不禁悠然一笑,道:“卫王亲自主持,诚邀天下诸子争鸣朝歌,论战盘龙殿,如此盛会,墨家断然不能缺席!”

    墨家钜子带着一众弟子应邀前往卫国,而在宋国境内,大隐奇才道家庄周也破天荒的来了。

    诸子百家,纷至沓来,天下显学儒墨之门也,墨家都来了,怎么可能少得了儒家?

    一时间,诸子百家争鸣朝歌古都成为了时下整个天下都为之侧目的盛会。

    时下局势,秦武王启用甘茂为帅,统领五万秦军正在猛攻韩国宜阳,赵雍盘踞在晋原之地全面实施胡服骑射,燕国也在北击戎狄,重创的楚国也选择了消停,倒是齐国显得颇为暧昧,一副敌不动我也不动的姿态。

    而执掌卫国的卫峥便在这样的时下亲自主持了一场诸子论战的盛会。

    三月时间转瞬即过,天下诸子先后踏入朝歌,卫国的都城也出现了一片繁荣景象,馆驿客栈住满了列国人士,生意好不火爆,除了客栈,朝歌出了名的风月场所也是火爆异常,一场盛会也带动了王城的经济,来的可不仅仅是诸子百家,看热闹的人亦且不在少数。

    这一日,朝歌王城戒备森严,这场由卫国君主亲自主持的盛会便在王宫盘龙殿举行。

    “启禀王上,儒家孟夫子亲率百名儒生已入朝歌,正奔王宫而来!”左宫监带着小步快走跑来卫峥跟前禀报,此时此刻,国君一席华贵正服着身。

    “孟轲那老头儿?”卫峥一听愣了愣,不禁玩味的自笑了一番,当年稷下学宫儒法之争,卫峥以法家士子的身份与孟轲论战,气的对方吐血收场的画面浮现在了眼前。

    还真是见到了老朋友了啊,不过对方怕是认不出自己了,毕竟当年可是乔装而去,再一缓十数年过去,孟轲断然认不出来。

    当年一见,孟轲的年岁也不小了,而今十数年过去,孟老夫子也是年过花甲的高龄人士,孟轲作为儒家大师,声名远播天下,这种“大咖”还真不能怠慢了,传言出去可是大损声望的事情,思量片刻,卫峥笑道:“传寡人诏令,仪仗恭迎孟老夫子!”

    国君亲自迎接,命令一下达,但见王宫中门打开,卫峥亲自引领着卫国的一群大臣恭候,今日盛会早早的就已经把一切准备妥当,国君率领群臣相迎的同时,备好的鼓乐手在左宫监的一声令下便起乐。

    刚刚抵达王宫脚下的孟轲分外吃惊,这阵仗、这声势,卫国国主颇为倚重啊。

    孟轲老夫子也算是遍游天下列国的宗师级贤者,名气也是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儒家的为政主张也是天下皆知的事情,可无论大国小国皆无人敢用儒家治国,尽管如此却也没有哪国敢无故的开罪,毕竟儒家乃天下显学,影响力巨大,虽无人用,却也是诸子百家中不可轻视的一大门派。

    孟夫子在外蹦波多年,尤其是当年稷下学宫被卫峥气昏了过后,醒来之际竟也明悟了,从此便打消了佐士做官的念头,便是游列诸国也不再对君王推荐自己的政治主张,转而讲学传道,反而由此留下了不少的名传千古的文章和事迹。

    时间久了,列国君王也乐得为自己博一个礼贤下士的名声,久而久之,但凡儒家所过之国,其国主都对孟轲莫不礼遇有加,这比起当年惶惶犹若丧家之犬的孔丘这位儒家祖师爷可是有着天然之别的待遇啊。

    年过花甲的孟老夫子被两个学生扶下了轺车,便见王城中门一队人马浩浩荡荡的出来,不是卫峥又是谁?

    “孟老夫子,卫峥这厢有礼了!”卫王踱步而来,远远的便是拱手而礼,一路上满脸笑意,国君身后的群臣也对孟轲长长的躬身一礼,孟轲的名气太响了,便是国君也要对这位“大咖”好声好气、客客气气的招待,免得落得个招待不周的坏名声,卫峥也不例外,以国君的身份无故招惹读书人是不明智的选择,卫峥也不愿招惹,这些人的嘴是国主最怕的。

    孟老夫子一听卫峥开口,不由得心中差异不断,大感这声音好生熟悉,似乎以前在哪里听过,却又及其模糊,左思右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好在孟轲也是久经沧海的一代大师,心有诧异却也未曾失礼,立即展现出来一副泰然自若的笑容,带着座下门生迎了上去,便是面朝比自己小数十年岁的卫峥长身一躬:“孟轲何德何能?竟是劳动卫王大驾,亲自相迎!”

    “拜见卫王!”孟轲身后的一群门生皆拱手,长躬到底,齐声的说道,儒家仕子可谓礼数周全,熟知各国礼仪,在这上面当真是挑不出一点毛病。

    对待贤士的那一套,卫峥早就轻车熟路,旋即亲自扶起了孟轲,笑哈哈的说道:“孟老夫子此言差矣,方今天下第一大宗师莅临朝歌,老夫子有此一举便能为我卫国带来隆运啊,寡人岂敢怠慢乎?”

    末了,卫峥意欲亲揽孟老夫子入得盘龙殿,就在这时,左右忽然禀报道:“禀报大王,墨家钜子田鸠到了!”

    不仅仅是卫峥听到了,身旁的孟老夫子也听到了,这一听当世墨家钜子田鸠也来了,孟老夫子的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却也无人察觉到这细微的动作。

    卫峥心中笑了,天下显学,儒墨之门,而儒家与墨家也是一对冤家,当真不是冤家不碰头啊,如果说儒法两家恩怨最大,那就是大错特错,儒墨恩怨才是最大。

    诸子百家,第一个怒怼儒家的就是墨家祖师爷墨子,要知道当年墨子可是第一个指名道姓,直接点名孔子、点名儒家狠狠的批判。

    儒墨两家的梁子可结的够久了,今日儒家大师孟轲,墨家钜子田鸠齐齐现身,这不就是说的冤家路窄?

    卫峥已经可以遇见到,今日这场由他亲自主持的争鸣论战大会定是好戏连连的前兆啊!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