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74章 张子离秦@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甘茂身为秦国新王的老师,深得其信赖,而今武王下此命令,张子知道秦国再无自己容身之余地了。

    思来想去,不禁在心中悠然长叹,世道如此,一朝天子一朝臣,秦武王显然也不会在用张仪之国策了。

    秦惠文王的驾鹤西去,秦武王亲甘茂而疏远张仪,张子而今虽然仍旧是身居秦相之位,但不得秦武王所用却是事实,实际上嬴荡早就想要罢免了张仪的秦相之位,只是张仪待秦国居功至伟,没有理由便罢其相位,影响过于恶劣。

    而秦国朝中的大臣们也看出张仪失势,一些与张子不对付的朝臣便是借此机会不断出恶言中伤。

    而今世道,张子只能在这萧条的秦相府买醉,昔日那个叱咤风云,谈笑间退一国之兵的鬼谷门徒张仪已经不再,而今张子已是心灰意冷。

    “相国,有客求见!”秦相府邸,一个侍从前来禀报,此时此刻的张仪匍卧在案几上借酒消愁,英雄迟暮的一面未免让人感叹犹怜。

    “世道如此,还有人对张仪感兴趣?”张子自言自笑,又道:“便请君入府吧,张仪倒想看看是哪位高人。”

    当张子看到了所谓的高人出现在眼前的时候,顿时懵了,醉醺醺的脑子陡然间清醒了过来,眼前这位寻常士子打扮模样的人不是卫峥又是何人?

    “张兄近来过得不大如意啊。”便见卫峥笑意使然的说道。

    但张子却笑不出来,当场唤退了仆从,旋即引其入书房,确定没有第三人之后,这才面朝卫峥一拜:“张仪拜见卫王!”

    “生分了。”卫峥如此说道。

    “师弟请坐!”张仪哑然一笑,伸手示意,待得双双入座,张仪当即出言:“师弟你是卫国之主,只身入秦境,更入秦国相府,你这胆子啊……”

    张仪真的被吓的不轻,他万万没有想到卫峥竟然出现在秦国,这是何等凶险?

    “只为十二年前的誓言,彼此援手,共担危难,张子有难,卫峥岂能视而不见?”卫峥如此说道。

    此话一出,张仪久久不能释怀,一时间忍不住怅然泪下,欲言,却又不知何言以对。

    “谁能料到,惋惜张仪这一介卑贱之躯的竟是互为敌者!”张子此话道出了无尽的心酸,佐士秦国二十余年,舍生入死,为主谋国,最后却是落得如此田地。

    卫峥目视着眼前的迟暮英雄:“张仪,当今的不世大才,以天地为棋,列国为子,布局天下,呼风唤雨,一言便能百万雄兵,恕卫峥直言,以张兄之才何故落到在这幽静府邸借酒消愁的地步?”

    张仪闻言失笑不语,悠然一叹,殷殷的说道:“走也未尝不可,只是在这秦国有了年岁啊,若一走了之……于心不忍,心里有了事儿也就洒脱不起来了。”

    “张兄啊,你我虽互为敌国,却也师出同门,亦为知己,听我一言,走吧。”卫峥说道:“这秦国本是张子呼风唤雨之地,可目下时局却是山雨欲来啊,谋求功名者,纵横者流,皆审时度势,因时用势,及早抽身方可立于不败之地。”

    “离开秦国,来我卫国吧。”卫峥诚恳真挚的说道:“卫峥不求张子事卫谋国,只是不希望看到一代不世奇才不得善终啊。”

    “来到秦国的,先走的是犀首公孙衍,再走的是魏章公子昂,而今张仪也……”四端之心,人皆有之,心有恻隐,张仪也不能做到无动于衷,而今先王驾鹤西去,新王不得其用,又面对卫峥如此诚邀,甚至以身入敌国,世间又有几个有这份待遇?

    ……

    翌日,咸阳宫。

    例行朝会之际,张子仍旧以秦国之想入朝,只是而今张子再无昔日那般风采了。

    “诸卿有事请奏,无事退朝!”座上的秦武王朗声说道。

    末了,便见张仪面朝秦武王拱手一拜:“启奏我王,盟齐伐韩大策王上既然决议已定,张仪便再为王上献最后一策锦上添花之计。”

    “最后一策?相国此言何意?”樗里疾敏锐的听到了张仪话外弦音,心中顿时生起了不好的预感,一旁的魏冉也若有所思,却也不语,而秦武王也不为所动,秦廷百态尽显于此刻。

    张仪见此情形,并未回应樗里疾的质问,而是面王说道:“能够侍奉王上,辅佐大秦,张仪三生有幸,然力有不逮,仅此一策胸中已再无良策可献于王上,不敢尸位素餐,故今日献策之后,便请辞相印。”

    “相国为我大秦二十余年殚精竭虑,如此一走了之,天下人岂不说寡人行的鸟尽弓藏之举?”秦武王如是说道,显然面对张仪有意离去的举动,并不想落得这样的坏名声,意思便是不想放张仪走,便是不用你,也不能离开秦国。

    秦武王也知道自己却是不妥,便安慰道:“相国年岁不小了,重返山东路途道远而险,稍有不逮,寡人于心不忍,不若就留在秦国颐养天年吧。”

    “多谢王上挂怀!”张仪洒脱的一笑,旋即转而郑重之色,道:“王上若行此前大策,非张仪离秦不可!”

    “此话何意?”秦武王疑惑不解,不仅仅是秦王,甘茂、樗里疾也分外不解。

    片刻之后,张子解释道:“王上,年前离开卫国归来途中臣一直在想,目下说与王上听,张仪佐士秦国二十余年来,佐先王、辅秦国横强天下,得罪了不少人,更有三欺楚王之列,齐楚两国之盟破碎更是张仪一手促成,楚王恨我咬牙切齿,而齐王亦是恨我遂不能万段,我若离开秦国,哪国敢收留我,齐王便会攻打哪国,是故张仪意欲投靠卫国。如此一来,齐国便有了足够的理由攻打卫国,故齐国必伐卫国。”

    说到这里,张仪顿了顿,补充道:“……两国一旦兴刀兵,互征伐,卫国、齐国的军队在混战当中势必无从回援,王上便可以利用这个间隙乘机攻打韩国,甘茂将军便能无后顾之忧,必能拔除宜阳而打通三川要道,大秦军队开出函谷关而直接挺进,兵临东都洛邑,周天子一定会献出九鼎神器,如此王上便可挟天子以掌天下户籍,成就千载不世的帝王功业。”

    秦武王一听果然有些心动了,嬴荡还是秦国太子的时候就很不喜欢张仪,而今成为了秦王,更是想方设法也要排挤,只是张仪对秦国居功至伟,贸然罢了影响恶劣,秦武王虽然生性好武,但也不是完全的一个武夫只知道匹夫之勇。

    而今张仪主动请辞,这就怪不得谁了,只是秦王还是有些疑惑:“相国所言虽说颇有道理,但卫王也不傻啊,他若不留你,又当如何?”

    意思就是,你还得回秦国,到时候秦国收留你张仪也不是,不收也不是,到时候不是让秦国为难?进退不是?

    听此一言,张子心中更是苦笑,此时此刻卫峥怕是在咸阳宫外静候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一旁樗里疾很想出言却又生生的咽了回去,亦是心里苦笑不已,王上啊王上,怎可出如此令人寒心之言?

    张仪收起了心中的情绪,顿时笑道:“王上放心,当今卫国之主乃张子同门手足,我若投奔而去,于情于理卫国都会收留我的,否则便会为人所不齿。”

    此话一出,让秦武王面感微辣,去也当作没有听见,张仪终是出了咸阳宫,秦武王也答应了他离开秦国。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