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73章 秦武王嬴荡@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咸阳宫,正殿。

    一年之后,秦国新王为秦惠文王守孝一年,从此正式登基为秦国新王,便是后来的秦武王。

    秦武王登基大典,列国都先后派遣了使臣来贺,便是卫国也不例外,年前吊唁哀悼,年后恭贺新君,都是“国际惯例”的事情。

    今日的秦廷朝会,正是韩国与齐国特使觐见恭贺,韩国西边就挨着秦国,秦国新君继位登基,韩国比谁都热心,想要搞好与秦国新王的关系。

    “齐国使臣觐见秦王!”

    但闻老内侍尖锐的声音响彻殿宇,座上的秦王当即起身,只见齐国特使入得正殿便面朝嬴荡拱手一拜:“外臣拜见秦王!”

    “贵使免礼!”年轻的嬴荡带着朗朗笑声非常客气的来到了殿下将其扶起,这让齐国特使有些受宠若惊,也让秦廷群臣分外惊诧,樗里疾、张子、魏冉等人面面相觑,不知新王此举意欲何为。

    “齐王近来可好啊?”嬴荡嘘寒问暖的说道,却也不痛不痒。

    “谢秦王关忧,我王一向安好。”齐国特使拱手笑道。

    秦王在朝堂之上踱步而走,侃侃而道:“秦齐两国虽东西而立,相距万里之遥,但寡人早已有同盟之心,齐王志存高远,寡人也是仰慕多时。”

    “秦王谬赞!”

    “寡人听说,齐国正在伺机谋取攻打卫国。”

    “呃……这个……”齐国特使面色微变,犹豫不决,便又听到秦武王说:“贵国若是攻打卫国,秦国势必派兵相助,贵使请回禀齐王,不要因为秦齐两国相隔万里,就看得生分了,起兵之日务必速报秦国。”

    “秦王如此盛情以互盟,齐国若是推迟就显得无礼了。外臣这就代我王谢过秦王之盛情了。”

    嬴荡意气风发的长笑,却不知秦廷诸臣皆面色不安,但秦武王对此于是无睹,待得列国宾使退去,张仪实在忍不住便出列进言:“启禀王上,这盟兵伐交,乃邦国大事,机密之要,不可轻言于朝堂之上啊。”

    “先生错了!”座上的秦武王淡淡的说道,一句“先生”让张仪心凉了半截,又听秦武王道:“寡人并非轻言,而是郑重与齐国特使承诺,秦国愿与齐国结盟,再说了盟齐这不是先生昔日之论么?同时也是寡人向卫国正式下的一份无文战书,宣战!”

    张仪心中苦笑,却也劝谏的说道:“王上即位不久,秦国也因连年历尽几番大战,急需与民休养,与齐国倒也确是可盟,但千万不可轻言刀兵啊。”

    秦武王一听大笑一声:“哈哈哈,我大秦自立国以来,寸土之地皆因何而来?因战得来,因秦剑所得!”

    “张子,王叔、还有甘茂太傅随我来内殿。”说罢秦武王率先而行,张仪与樗里疾、甘茂面面相觑,没有多言便与秦秦武王来到了内殿,朝会便散了。

    “伐交大策当然不可轻言与朝堂之上,诸位以为寡人轻率?呵呵……”秦武王一说,笑了笑自顾自的坐上了王座,此话一出让樗里疾等人心中稍微安定了一些,但也心存疑惑不得其解。

    “王上此话何意?”身为王叔,三朝元老的樗里疾不禁拱手问求解。便见秦武王言:“寡人生于西戎,未睹中原之盛,若得通三川,一游巩、洛之间,虽死无恨也!”

    “王上意欲再伐韩国?”张仪惊道。秦武王思张仪之言,当即点头:“不错,寡人欲拔宜阳、通三川、临二周、窥九鼎神器。”

    樗里疾心中焦急,连忙说道:“王上此刻伐韩,欲取宜阳以通三川之道,然宜阳路远而险,劳师费财,常言道唇亡齿寒,卫国、赵国必定不会坐视不理,尤其卫国,势必发兵助韩,由此可见,此事实属不妥,王上还需三思啊!”

    “就知道王叔你会反对!”秦武王摇头失笑。

    “臣赞同!”

    就在这时,另一道不协调的声音忽然出现了,赫然便是太傅甘茂,甘茂如此表态让秦武王心中一喜,果然还是老师了解寡人啊。

    “太傅有些逢迎拍马了吧!”樗里疾心有不喜的说道。

    “我王志存高远,若能成此大业,必能功载千秋,何须逢迎?”甘茂如此说道,时代变了,秦国也变了,甘茂知道该是他出头的机会了,张仪老了,樗里疾也不行了,而自己身为王者之师,深得秦武王信赖,又怎可能放过这样崛起的良机?

    便见太傅甘茂面朝秦武王拱手一拜:“臣随时愿听从我王调遣,为军统帅兵出函谷,力克宜阳城,打通三川要道,为我王入东都洛邑疏通一切阻碍!”

    “你?”张仪看着甘茂,注视着这个一手提拔的人才,张子在秦国提拔两个新秀大才,一个是可为帅才者魏冉,另一个则是出将入相皆可堪大用的甘茂,甘茂大才却不料如此势力,这是张仪万万没有料到的。

    实际上,后来的魏冉又何尝不是如此。

    “怎么?相国以为甘茂领兵打战不行吗?”甘茂淡淡的说道,知道当即秦王不喜张仪,说话的语气也与秦惠文王时期大不一样了。

    张仪讥讽一笑,道:“太傅大才,死守武关,楚军不得入,丹阳之战又大破楚军,太傅统兵,守则固若金汤,攻则摧枯拉朽,当然可以。”

    “好了,都别吵了!”秦武王一发话,张仪也不再多言,秦王又道:“寡人有此决策绝非心血来潮,宜阳城是我大秦东出要道之上最大的阻碍,犹如鲠在喉一般,宜阳不拔,我大秦就永远只能归宿在崤山函谷关内,何况宜阳城乃天下仅次于荡阴城的铸器重城,寡人拔了宜阳,我大秦便能列装韩之强弓劲弩,不弱于卫国,百利无一害。”

    “王上想过卫国、赵国必然出兵助韩,而韩国也会化友为敌,三晋抱团,再加一个楚国,秦国有能敌四国的兵力?目下秦国又有准备旷世大战的国力?”樗里疾质问道,卫国继承了魏国的领土,说今天的卫国是三晋也没有错。

    “嘿嘿,敌有四国之盟,寡人也有齐国,这便是将才寡人在朝堂之上为何与齐国特使明示其盟约,目下时局,四国中的卫国、楚国、赵国、韩国,也就只有卫国有点实力,但也不足为虑,齐国便能够卫王喝一壶的了,征伐若起,卫国哪还有时间顾忌寡人攻打韩国?齐国迫境卫国之际,我借他卫王个胆子?”

    说罢,秦王又道:“秦齐之盟乃强强联盟,三晋宋楚之盟,弱者抱团取暖罢了,何足道哉?大战不仅仅只是拼国力,更要审时度势,运筹帷幄,该出手时就出手!嘿嘿,只要运作恰当,山东列国只能干瞪眼的看着寡人去东都走一遭也奈我不何!”

    “赌国之举,国之大患啊王上!”樗里疾痛心疾首的说道。

    “王叔不要说了!”秦武王显得不耐烦,当即道:“甘茂听诏!”

    “臣在!”只见甘茂不理会张子、樗里疾怒而不语的目光,便是面朝秦王拜,聆听王诏。

    “寡人遂发兵五万,甘茂挂帅,向寿副职,出函谷,拔宜阳,打通三川要道,临二周之境,取九鼎神器!”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