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67章 初腊,会太行,称王@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今年发了太多大事都将永载华夏青史,一是倾动天下的秦卫阳山大战,第二便是卫国之主太行行腊称王,这次事件标志着卫国正式以强国之态与世大争。

    公元前326年,赢驷称王,并在龙门集会,龙门是在黄河上游的神圣之地,两岸峭壁对峙,形如阙门,相传龙门之地是为大禹治水时所开凿,意义非凡。

    卫峥称王,集会之地当然也要选一个不弱于龙门的神圣之地,便选中了太行。

    太行之地的疆土卫国、韩国、赵国都占据了一部分,居太行之巅的山西省东南部,其地形之高,素来便有与天为党之称,故因此称之为上党,韩国的上党郡也在太行之地。

    卫峥选择在太行称王有太多的寓意,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积淀了华夏一族无尽文化的内涵,从古至今华夏一族的先祖便在太行一代开荒创世,繁衍生息,从此创造了璀璨夺目的文明。

    从旧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万年之前华夏的祖先便在此地繁衍,太行山之地见证着这个古老文明的诞生与兴起,无数的神话传说均出自于太行山上,譬如《山海经》、《淮南子》等典籍中出现的“精卫填海”、“女娲补天”、“羿射九日”、“神农尝百草”等诸多上古传说便是起源于雄奇壮美的太行之地,并由此世代相传。

    卫峥此举亦且意欲非凡。

    按照秦王赢驷龙门称王,以及齐、魏彭城相王的先例,卫峥太行称王集会,首先便是“邀请”韩、魏之君入卫国朝见,推崇尊卫峥为王,而同时卫峥承认三晋韩、魏的王号,只不过互王之后魏国自贬为侯便会紧随其后,这是无法改变的结果。

    卫峥并没有立刻让魏襄王自贬,毕竟让一个王牵马和一个侯是有天然之别的。

    太行称王,此次璟仓、陈轸出使三晋韩魏两国,主要目的便是要让此二君主在称王大典之上当场为卫国国君驭马驾车,如同当年齐魏彭城相王、秦国会龙门一样,“乘夏车,称夏王”。

    ……

    今日的朝歌城空前热闹,偌大的城池也加派了重兵巡防,城内巡逻的兵士,城外守备的甲士,兵力出动了往常十倍的之数,毕竟今日来到朝歌的都是各路群雄,卫峥可不想让这帮人在自己地盘上出事情,否则也是很头疼的事情。

    今日的朝歌城可谓天下侧目,列国之宾尽入朝歌朝见,恭贺卫国称王,七雄战国或是国君亲自莅临,或是派出一国之相邦前来恭贺,赵王、韩王、魏王、宋王,四国之主亲自莅临,而齐国齐王虽然没有来,但也派出了齐国之相孟尝君田文来贺,楚国楚王也派出了左徒芈原来贺,即便是刚刚与秦国打了一场恶战,赢驷也不得不派出了张仪以秦国之相邦代表秦王来贺,并且把扣下的那三万多匹良驹借此机会一并送来。

    秦国这种举动司空见惯了,不可能一交恶就老死不相往来,账本要是这么算,那么七雄战国各自的恩恩怨怨简直无休无止,打了之后便要坐下来好好谈谈是战国群雄公认的“基本法”。

    除了七雄战国,各路诸侯小国莫不来朝,滕国、鲁国等中原小国的君主皆来贺,周天子也派出了昭文君来贺,此外更有十一路戎狄之君来贺,卫国行胡服骑射与各路戎狄的关系颇为和睦,其中便有义渠王留下的第二子,代表的是义渠国,而卫峥却承认以其身份来贺。

    显然,秦国看到义渠王的第二子以这样的身份出现在太行集会上,秦王赢驷要是知道怕是会被膈应的不轻。

    城南驰道之上,一列刻录“韩”字的国旗迎风飞舞,在这支颇为浩荡的队伍之中,最前头是一辆奢华的轺车,由五匹马拉架,天子驾六,诸侯驾五,车内坐着的只能是韩王了。

    不过,此刻的韩王并未在轺车,而是正在亲自驾车而行。

    韩相公仲顶着烈日追步赶上了马车,一边小跑着又面向驾车的韩王急忙的说道:“大王,还请入车歇息吧,曜日火辣,以免伤身啊!”

    “寡人还没上手呢,再练一会儿!这卫国的驰道的确好走,一路都不带颠簸,奇——!”韩王如是说道,眼看朝歌在望,韩王准备临城楼之下收手。

    “大王啊,卫国称王大典之上,为卫王驭马劳驾只是一个形式,比划一下就行了,无需如此啊大王。”公仲无奈的说道。

    “不可!”曜日之下韩王皱眉而避火辣的阳光,却依旧牵动着马绳策马驾车前行着,韩王说道:“太行集会,中原群雄与戎狄之君,公仲你可知十八路诸侯尽会集中原,寡人可是代表韩国,随便比划几下,要是惹恼了卫王,不值当!”

    “卫国如此要求,大王不觉得有辱一国体面、有失韩国尊严吗?”公仲欲哭无泪的说道,怎么感觉自家大王为他国之主而驭,都上瘾了?

    “龙门集会之际,寡人便为秦王驭,而今再给卫王驭驾一次有何不可?尊严何用?能换来什么?寡人丢一次脸能换来与邻和睦,划算着呢!”韩王说着又补充道:“再说了,旬日与那卫特使璟仓说好了与卫国交好,韩国也总有所诚意吧!”

    “列国邦交不过是权宜之计,又有哪国会真心交好的呢?”公仲说着又道:“大王听老臣一言,入车歇息吧!王上——!”

    “正因所谓邦交盟好从无永恒、亦无善终,寡人才要更加小心谨慎呐,不能给卫国逮着了机会和借口喽,你看看魏梁国的下场,这卫国的铁骑入我韩境如入无人之境,寡人要是一不小心而得罪了卫王,到时候如那魏梁国一般被揍满地找牙,嘿……不划算啊!”

    “我的王啊,账本不能这么算啊!”听到韩王此论,公仲只得心中苦笑一叹,看到韩王一脸决然之色也不再劝导了。看来我王对当时卫国的铁骑纵贯国境如入无人之境的事情给吓的不轻。

    “唉呀,这就是朝歌名都哇?”马车之上的韩王遥看前方的城楼,目下已然临至城下,韩王看着城门牌匾上刻录着“地坤”二字,不禁望之而言:“朝歌名都以伏羲八卦阵而改建,寡人早有耳闻。依此有分八门,即地坤、山艮、水坎、风巽、天乾、泽兑、火离、雷震为八门之名,此城果然比新郑宏伟,朝歌不愧是千年古都!”

    末了,一个随从侍女为韩王擦干了额头的汗液,韩王整饰一番礼服便下了轺车,一马当先而去。

    “韩王驾到——!”

    “恭迎韩王——!”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