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66章 王必有后@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卫国行胡服骑射,天下列国皆以此为不齿,不少的天下士子对卫国效习北疆狼族的做法加以痛斥,而其中最甚的莫过于再稷下的那群儒生了。

    在战车为王深入人心的情况下,列国之主对于卫国大力所督造的新军部队也并没有过多的在意,只是有一个人除外,那便是赵武灵王赵雍。

    实际上,赵雍自从即位之后主要是为了稳固朝野,而赵雍的理想便是满脑子都是在想着如何让赵国摆脱而今羸弱的一面,以至于不再受到“列强”的欺凌,甚至在大争之世赵国出局,求变图存的想法在赵雍的心中已经萌生便是越来越强烈。

    尤其是看到卫国自变法以来,由弱至强后更加坚定赵国变法的决心,而今随着魏国的出局让赵雍迫切的感受到了危机感,赵国再不变必然出局,只是让赵雍感到最棘手的问题是:赵国如何求变?

    卫国因变法而强,这让赵雍尤为关注,尤其是在卫国实行胡服骑射的时候,让始终毫无头绪的武灵王看到了希望。

    求变图存,无非强国,强国无非强兵,这是赵雍的基本认知,只有一国军事实力强大,列国就不敢来犯,卫国的胡服骑射让赵雍萌生了在赵国进行一场军事变革的想法变,并从此扎根在心中。

    武灵王分析了赵国效仿卫国胡服骑射的可能,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可行。因为赵国有比卫国更大的优势,那便是赵国的地理位置,赵国的地界位于晋原之地,土地贫瘠耕农不发达,但却北与狼族交融,这意味赵国在获得骑兵最大的战略资源“马匹”有着卫国无可比拟且令其羡慕的优势。

    在赵国实施“胡服骑射”的念头便如此扎根在武灵王的心中,只是让他犹豫的是赵国求变,事关国运,这个念头也一直压在了武灵王的心中没有对任何人说,他清楚变法的阻力会有多大,常言道“易古之道,逆人之心”,赵国求变势必会被守旧势力阻挠,但也知道只要说服了老相国肥义和楼缓是最关键,只要这两个人支持,其他的反对声音都不用担心。

    其次赵雍也是想要看看骑兵战阵的威力,便让卫国的骑兵去检验此等战法是否可以无敌于天下。

    而今阳山大战,卫国依靠骑兵战阵大破号称天下无敌的秦军锐士,消息传到了赵国武灵王的耳朵里,从此让他坚信骑兵战阵可以无敌于天下。

    这一次卫国携以胜秦之威太行称王,武灵王欣然应允前往之互相王,除了想要一探卫国的雄心、野心之外,决议与其结盟的目的就是想要从卫国哪里寻求“胡服骑射”改革的经验,有前人之鉴,取其精华也能少走很多弯路。

    阳山大战,卫峥覆灭十万秦军之后,卫国已经算是大国、强国了,再以弱国自居反而会让天下更加谨慎卫国在图谋什么,暗谋不可便行阳谋。

    卫峥决议高调称王,以大国、万乘之国自居也能提高国人的斗志。

    剧辛这段时间的最大的事务便是着手太行行腊称王大典的事宜,而卫峥班师回朝之后办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安抚国人,此战卫国折损了两万人马,虽不至于伤筋动骨但也平添了不少的孤寡家室,无敌军魂的代价是要拿血来祭奠的。

    可以遇见的是,阳山大战之后,卫国的将士从此必然无惧天下任何一国的兵马,不论齐之技击还是秦之锐士,剑之所指必然一往无前。

    战死的两万士卒的家属也得到了一笔抚恤金,卫国国君此举无异于又开创了一个先河,一笔慰问抚恤金也让那些战死的士卒家室感恩戴德,更让活着的将士们和国人知道因战而死,死得其所,更让国人知道为何而战。

    显然,国君的这条诏命让卫国的将士们从此在无后顾之忧,因为他们知道哪怕是战死沙场,家中妻儿老小也会得到妥善的照料,卫国不会忘记他们流的血。

    为何而战?便是为此而战!

    士卒们没有了后顾之忧,战场上便可放手一搏,毫无顾忌,战斗力必然如日中天。

    对普通士卒的家室们送上一笔不菲的抚恤金,于军队的战斗力、于笼络民心和国人的忠诚都有着无可估量的意义。

    卫国很快就从战死的两万士卒的悲痛中走了出来,而今国君称王与行腊仪式同举大典,可谓举国欢庆。

    卫峥可没有在“宣传”上节约多少力气,在强大的宣传力度之下牵引着整个卫国的意志朝着一个方向前行,民心所向,引导不可忽视,两世为人的卫峥自然深知引导舆论的重要性。

    而今随着班师回朝,卫国全境的国人无人不知国君称王,国体从此改换王制,可谓举国欢腾,朝歌城的百姓都在谈论卫国称王的话题,朝歌俨然朝着“国际化大城市”演变,面对列国人士,国人也昂首挺胸敢说卫国是万乘之国,天下的大国、强国了,这就是高调的好处,能够让举国自信和斗志无形中拔高。

    称王,从来都不仅仅是一个虚名那么简单。

    朝歌,盘龙大殿。

    自复国即位以来,卫峥在位快要十二年了,早已经蜕变成了一个真正的一国君主,在卫国他便是天,在天下人眼里他是一代雄主,十余年励精图治创下如此伟业,每每让人议论此事都是惊叹连连。

    此时此刻,闭目惬意使然的卫峥仰卧在美人膝下,十年过去了,狐殷的容颜依旧停留在十年之前,反倒是卫峥历尽十年的磨砺,锋芒尽敛,只要他不想没有人能够揣摩出这位君主的内心是在想什么。

    一个合格的君王是不可让臣下揣摩出上意,如此御下之道方能游刃有余,所谓上意难揣,天威难测,浩浩荡荡。

    卫峥睁开了双目,那张倾世容颜映入眼帘,美人闪眸一笑,仿佛令月光失色,日辉暗淡,卫峥不禁微笑着呢喃说道:“醒掌杀人权,醉卧美人膝,万载千秋有多少人为此放不下……”

    狐殷嫣然一笑,看着以己之膝为头枕而卧的卫峥目视自己,殷殷的说道:“那也要天命所归,而君上是天选之人。”

    “天子……”卫峥一听自言自语,旋即一笑却也不语作答。

    狐殷盘坐在侧,一双玉手轻柔着彼身的肩膀,笑殷殷的又说道:“行腊大典之后,就要改称王上了,小女子见过王上!”

    “淘气~~”卫峥笑了,一笑过后忽然说道:“卫改王制,寡人称王,而王必有后,寡人意欲立你为后,如何?”

    此言一出,不禁让狐殷愣住了,卫峥感受着那双温玉般柔软的手停了下来,不由得好奇道:”怎么?不喜做王后?“

    “谢王上,只是臣妾为后,不大妥帖合适。”狐殷感激的说道。

    “有何不妥?有何不适?”卫峥不解的问,本以为她会高兴万分,但很快就明白了,看到她忽而面带愁容便知道了原因,王必有后,后却无子嗣,简直怪诞,狐殷不知何因无法生育,这或许是她最大的痛,卫峥心中顿起怜悯之心,道:“宫中冗规赘礼不必在意,寡人是卫国的王,立你为后谁敢蜚语,寡人便砍了他的脑袋!”

    “王上不要意气用事,王上宠我,狐殷已感万幸,岂能为国添乱,一如原状有何不好?”狐殷说道。

    “扯——”卫峥不由得起身,看着狐殷有些哭笑不得:“立你为后便会为国添乱?”

    “王上这是当局者迷啊。”

    “何解?”

    “王上考虑过绫妫妹妹的感受没有?可又想过公子驭是卫国的太子、储君,便是要立王后也是非绫妫妹妹莫属,名正言顺也是门当户对。”

    “寡人立谁为后还要看人脸色?我是卫国的王,我便是卫国的天,只有众生要看寡人的脸色,明白吗?”卫峥顿时面色一冷。

    “奴家才不在乎这些呢,狐殷只知道王上便是奴家的天。”狐殷笑殷殷的说道,国君冷怒之际换做他人,便是绫妫也会心中惊惧,但狐殷却笑意使然,毫不在意更显得俏皮,轻举双手挽着卫峥的面庞笑殷殷,后者忍不住转怒为喜:“巧言丽色,花言巧语,看寡人如何治你!”

    一番打闹嬉笑之后,卫峥再次说道:“美人不愿,寡人也不强求,你若不做我的王后,寡人从此便不立后!”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