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载

第258章 阳山大战(二)@

作者:石慌   收藏此书  加入书签

    ——

    阳山天际,鹫隼尖锐的长鸣,汝水原野之上,擂鼓激起的沉雷之音炸裂了天穹,犹如万顷怒涛扑击着天地的群山与旷野。

    两军冲锋陷阵之际,阵中弓箭手提弓拉弦,密集箭雨顷刻间如蝗虫过境一般铺天盖地。

    这是两支战国最为强大的铁军,也有太多相似之处,两支大军都是自国变法以来焕然一新,都拥有常胜不败的煌煌战绩,都有着慷慨赴死的勇士胆识。

    铁汉碰击,狭路相逢,唯有死不旋踵。

    箭如雨下,双方大军皆有兵甲死于乱箭之下,但值得一提的是,秦国的箭与弩还不能与卫国进行相提并论,秦弩敢言独步天下那是占了韩国铸器重城宜阳之后的事情。天下之强弓劲弩皆从韩而出,昔日卫峥便对璟仓下派了一个任务,便是从韩国那里无所不用其极也要把韩国的精匠给弄到手,卫国的兵器弩矢工艺也由此继承了韩国宜阳精湛的技艺。

    两军皆有死于乱箭之下的兵卒,但秦人死的更多,还有一点不得忽视的是,秦人好战,敢死也体现在赤膊上阵的一幕,这支秦人大军并非如卫国的大军清一色的盔甲裹身,许多秦人都身着单衣,乃至赤膊上阵着皆有不少。

    山东列国看到秦军敢死的一幕吓得胆战心惊,面对一群不怕死的敌人,战意无几。

    但卫国之兵却是不惧虎狼悍秦,秦人赤膊上阵是勇武敢死的一面,无可厚非,但非无衣可穿之说,但终归是血肉之躯,凶煞之器能够轻而易举的穿透身体。

    一场血腥的恶战就这样爆发,秦卫阳山之战,是偶然也是必然!

    刹时间,杀声震天,两军彼此向着敌军冲杀而去,狰狞的面孔,带血的器刃,低沉的号角,弥漫的尘土……

    中军主力爆发大战,卫峥却没有松懈,当即下令两翼骑兵即刻策马驰骋步入骑射射程防卫之内,两万骑兵便是两万不断移动且机动超群的弓箭手。

    两翼骑兵呈现犄角之势发出了第一轮骑射。

    司马错对敌军的骑兵防了一手,两万余支箭矢凌空疾飞而来之际,两翼秦军开始有条不絮进行防守,紧接着秦军战阵中的弓箭手开始反击。

    卫峥看到秦人手中提弓拉弦的一幕,两翼骑兵立刻向外万马狂奔,超强的机动能力只需要一个呼吸的时间便能规避大规模反击的秦军利箭。

    就这样,卫峥率领的他的骑兵游走在秦军战阵的射程边缘,一有机会便来一轮骑射,死死地的把秦军给“风筝”。

    司马错看到自己大军的反击与敌军骑兵的骑射所带来的战损比完全不成比例,一时间气结不已,卫峥这样无耻的战术让他无可奈何,秦军几乎承受了对方骑射的全部火力,而己方的反击却是收获甚微,看不到有几个敌军堕马的场景。

    此时此刻,司马错多么希望秦国有一支骑兵去牵制敌军的在侧翼边缘滋扰的骑兵。

    终于,秦军的弓箭用完了,卫国的骑兵们身负的弓箭也在连番骑射之后消耗殆尽。

    此情此景,统领这支铁骑军团的卫峥大吼一声:“骑兵冲阵!给我冲啊——!”

    “杀——!”

    与此同时,群均凄厉的牛角号声再次响彻穹宇,游走在两翼之间进行骑射的铁骑军团忽然发起冲锋,两翼骑兵互成犄角之势面朝秦军主阵的两翼呼啸迎击而去。

    身在中军战阵的司马错见此一幕不禁面色微变,万马奔腾奔袭杀来的一幕,侥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也为之一颤,秦军还从来没有面对此种战法战术,但司马错毕竟是一代名将,便是面对这样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战法战术也没有乱了阵脚。

    但闻司马错嘶吼道:“两翼盾牌手,列阵!长矛手,列阵——!”

    秦军两翼的阵仗立刻竖起了一道盾牌构筑的钢铁长城,长矛从盾牌的缝隙中穿插而出,顷刻间这道垒筑而成的钢铁长城的外侧如同布满了棘刺的刺猬一般。

    “冲!给我冲——!”骑兵战阵当中的卫峥与大军一同奔袭,国君随军出击,一支铁骑护卫只有一个任务,那便是保护国君的安全。

    主将冲锋绝不是只身冲阵,那只有小说故事中为了体现将军勇武一面的夸张描绘,所谓只身入万军从中取敌将首级,也不是一个人杀进去,而是有一支护卫掩护协同冲杀,否则还未近身便死在了冲锋的路上。

    国君统兵冲阵,没有什么比这个令大军振奋士气的了。

    面对那布满棘刺的敌军防阵,卫国的这支铁骑军团没有丝毫减速,反观秦军战阵,万马奔袭而来的场景,便是秦军锐士也有所畏惧。

    是人便有畏惧之心,人面对比自己身形大的物体天生便有敬畏之心,面对万马奔驰袭来的骑兵自然不可能有恃无恐。

    尽管如此,但秦军的战阵没有丝毫松懈。

    抵御敌军骑兵冲击的秦军与擂鼓声协同一致的发出万众齐吼声,为此聚众壮胆,去心中的恐惧心理。

    终于,卫国冲阵的骑兵来了。

    只见一匹战马没有丝毫减速,马背上的骑兵甲士策马一跃,试图要踏过去,不料这个时候秦军战阵的长矛忽然向前刺杀而去,那名卫国的骑兵甲士面色一变,这才发现长矛还有半截缩在了内部,此刻忽然刺杀而出,结果可想而知。

    只见密集而锋锐的长矛刺穿了战马的胸膛,飞驰而来的战马所携带的冲劲力道(势能)太过强悍,秦军战阵中几个死死握住长矛的兵士忽然惨叫不断,长枪在掌心摩擦,双手的掌心如同火烧一样辣痛不已,掌心的皮都破了,几个士兵看着自己双手掌心立刻被鲜血密布,双手呈爪形颤栗不断,手指一动就会让烧灼般的痛楚加剧。

    数支长矛刺穿了战马的身体,而强大的冲击力让那马背上的那名卫国的骑兵士卒竟是凌空飞了出去,狠狠的砸落在了秦军战阵当中,这冲锋陷阵在最前面的卫国骑兵士卒还未从地上爬起来,刚刚一个翻身便看到几张狰狞的秦人面孔。

    三五个秦军手持青铜古剑二话不说便是把这敌国的兵士刺成刺猬,那卫国躺在地上的卫国甲士顷刻间狂喷着鲜血,灼热的血自咽喉而出,满脸全是自己的热血。

    他用尽最后一丝余力,手中的黑铁长剑忽然一划,几个秦人大惊的后撤,但有一个还是慢了半拍,黑金利剑的峰口划过了他的咽喉。

    那卫国的甲士看着对方瞪得滚圆的一双惊怒之目,又看着他双手抱住了项部,血液占满了他的双手,不一会儿便是倒地压在了那死去的卫国兵士身上。

    “值了——!”这卫国的骑兵最后的一句遗言。

    ……
(快捷键 ←)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